东营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轻舞妄自猜测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42:46 编辑:笔名

直到现今,我还是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写出来,因为如果说出来,怕难免有好事之徒会对号入座,在当今网络时代,一切皆有可能。因为它就发生在现时社会,牵扯面广,很多当事人也在,纠结了许久,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但为了避免大家妄自猜测,所有的场景,人物全用化名。  我是一名记者,一个靠微薄稿费度日的小工薪族。我所在的城是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虽然它的历史不够悠久,但是它迷人的风光还是吸引着广大的游客.7月的某日,我正在家中上网,到处搜一些奇闻异事,整合编凑码数字。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男子的电话,说他有怪事爆料,接到这通电话,我很是不开心,在这样一个炎日的季节,稍微动一动都满身大汗,更不用说出门采访,为了自身方便,我把他约在一个离我家很近的咖啡馆见面。  在近半个小时的等待中,我终于见到了这次的爆料人,他是一个40多岁的,充满沧桑的男人,黝黑的皮肤,龟裂的嘴唇。浓重的黑眼圈。双手一直在颤抖,在征求了我的意见后,他点上了一颗烟,浓烈的烟味,熏的我双眼微痛,眼底有些发红。在我的一再催促下,他缓缓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对所谓的怪事奇事,并不相信,但是听完他的诉说,只感到一阵后怕和不可思议。为了叙述方便,我再次引用人称。  我姓李,是一个大型建筑综合性市场的保安,因为长相老成,所有的同事不论年龄大小都叫我老李。我们这个市场在当地很是出名,因是政府投资成立的,有一定的公信性,所以来做买卖的人很多,这个市场于本年6月中旬搬迁,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搬到新地址去工作了,剩下的一部分临时工,解聘的解聘,辞职的辞职,本来老家也来电话让我回去,但是市场经理跟我说,让我再留2个月,看个大楼,值个夜班。本来我不想留下,因为就我一个人晚上留下值夜班,看着偌大的市场,怪渗人的。但架不住经理一再央求。一直说工作性质是很简单的,只是晚上巡夜看场,看看周围有没有偷空调管的,溜进来偷点桌椅之类。要是没事就睡觉,一般也不会有什么事。终我留了下来。  随着市场搬迁进程的进行,看着熟悉的人和事一步步远离自己,心中莫名的伤感,几天我们几个保安一起聚了个餐,在聚餐中,一个50多岁的老保安,我叫他刘哥,他在市场干了7.8年,酒过三巡,老刘很深沉的跟我说,李子,跟你说个事,虽然你也老大不小了,见的怪事也多了,但是我跟你说呀,这个市场,据说解放前是个大坟场,有好多死人的,解放后在这原址建了房,但是好像在这住的人都不长久,后来有个大师说,这地方阴气太重,要想利用此地,必须要有很浓重的阳气才行,因此在80年代初建了这个大市场,人来人往,压住了阴气,并把这座楼盖的中间高耸两边低,你看看像不像个龟盖,那大师说这是建造是为了压住阴气,以防鬼怪作乱,你来的时间尚短,这些上头都不让说,老弟兄一场,临走了老哥哥跟你交个底儿,晚上值班的时候,你一个人阳气不足,压不住,就大体看看就行,一到天黑,喝点小酒,一头晕过去,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起来,咱只不过是打工的,犯不着给他们卖命。听了这些,我浑身感觉一阵战栗,酒也醒了一大半,后来大家说的什么聊的什么我一句也没留意,在迷迷糊糊中,大家酒散了,就此各奔东西。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的守夜生活正式开始,因为领导要求记值班记录,我就将每日的情况,记在值班本上。  6月15日夜  今天是我值班的个晚上,天很阴,感觉很闷。不管真假,我听从了刘哥的建议。买了瓶烧酒,喝了一大半。一会头就晕呼呼的。9点多就上了床,别说还真管用,一觉到天明,一夜平安。  第二日清晨,在值班表上,落下大字:  6.15一切平安。李  6月16日第二夜  和昨晚的情况相似。次日清晨,写下一切平安的字样。  6月17日第三夜  今晚和往常一样,喝了点小酒,早早的上了床,睡到半夜,被热醒了,躺在床上想了想,昨天前天没事,或许是老刘开玩笑吓我的吧。热的实在受不了,决定到厕所冲个凉,我迷迷糊糊的走进厕所,脱下了衣服,开始用凉水擦洗起来,洗完后,正准备穿衣服回去,猛的发现,我那白背心不见了,捉摸着不是我把它忘在值班室了吧,我跑了回去,找了半天没有。于是又跑到厕所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想了半天,觉得头晕晕,径直回到值班室,睡觉去了。第二日清晨,我起床后,又到处找了找确实没有,奇了,放哪去了,莫非是买酒的时候落下了,不可能呀。于是我的背心就这样不翼而飞。  早上在值班表上,写上一切正常。  6月18日第四夜  也许是这几天无事发生。或者说因为丢了背心。我决定今夜不喝酒了。看看到底会有什么情况。  20.00我正在值班室中看电视,别说领导还不错,一台18寸电视机还未搬走,我闲来无聊,挨个打着从1----50台,虽说信号不太稳,但还能看。看了会,时间过的满快,9.50左右不知为何电视机开始出现彩条,慢慢的开始不清楚,后来又开始重影,声音慢慢变的吱吱呀呀的。我随手换了几个台,都不清楚,不禁暗恨,愿不当给我留下,原来是个烂货。电视看不了,我决意巡巡市场,检查一番,早睡觉。我打开电闸开关,整个市场亮了起来,看着灯火明亮的市场,心中不禁一番感慨,以前多红火的地方,可惜了。这个市场是个两层的小楼,面积很大,近3500平,可以想象以前是何等热闹。我检查完了一楼,顺着圆弧形的楼梯上了二楼,二楼的灯不算好用,近一半的灯泡不亮了,我拿着手电筒,四处走走,照照,猛然听到后面窸窸窣窣的响声,想起了刘哥的话,后背一阵阵发凉,鸡皮疙瘩都暴了起来,我强忍住,猛的一回身,大喝一声,谁,同时用手电筒一照,一道白光转瞬即逝,但在那瞬间,我看了---是一只白猫。我松了口气,慰问了一下猫的祖宗。暗笑,一个大男人竟然被个猫吓着了,说出去,都不用混了。刚准备走,我的眼角突然闪过一个黑影,我的眼睛也不由自主的跟了过去,前面的窗户上,一只黑黑的手印非常醒目,莫非是小偷,我壮了壮胆子,老子怕鬼但不怕人,我猛的冲了上去,拔下腰上的警棍,大步上前,同时用手电筒照明,仔细的一瞧,什么都没有,我瞅瞅窗外,一片漆黑,确实没有人,虽说是二楼,但没有爬上的立足点,周围也没有绳子,就算是有人,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莫非是……我大步并两步的冲了下去。连灯也没敢关,冲进值班室,反锁上大门,半天反不过魂来,我慢慢的爬上床,准备蒙头就睡,但在我进入被窝的时候,忽然感觉脚底有个东西,起身伸手一摸,拉了出来,当时,我的脸就绿了,昨天今天找了半天的背心,赫然在我手中。我的大脑静止了。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背心。一夜无话。第二日一大早,我就跟经理说我不干了,这些日发生的事情,但是经理笑着说我胆小,喝点酒就忘事,什么都没看见,自己吓唬自己,经理一番连哄带骗,我想了想也许真是我想多了,确实也没看见什么。  中午特意去本地的寺庙去拜了拜,还请了个桃木挂坠放在胸前,听摆摊的大师说,桃木辟邪,专克恶鬼之类的。  6月19日第五夜  从今天下午开始,天就开始下雨,一直到天黑都没停,在天黑前,我把一,二楼的灯全部都打开,一夜手中握着桃木挂坠昏昏而睡。  第二日清晨,一觉醒来,什么也没发生,暗想这可是桃木坠的功劳,用手摸了摸胸口,傻了,胸口上空空的,拿出来一看,只有个红绳飘荡荡的,坠子不翼而飞,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床上床下到处找,什么也没有。抱着试试看得态度,我一楼二楼一层层找,在一楼拐角处,我终于发现了挂坠,此时挂坠从中间好似利刀那样,从中间一分为二。这觉不是我用手掰就能掰断的,还有我确信昨天晚上我始终捂着它睡觉的。又是一身白毛冷汗。  好像听以前村里老人讲这叫挡煞,下次就得到人身上了。思前想后猛然想起前几天看报纸上,好像有个专门写诡异事情的记者,于是匆匆找出报纸来,给她打电话,看看有没有明白人。  解惑  听了老李的话,我想了想,心说这也许是个醉汉天马行空的乱想,  1.看到的白影是猫,也许黑影也是猫呢,窗户年久失修没人打扫,说不定以前就有手印的。  2.背心丢失,也许就是喝酒了,找不到了,人有时就这样,越想找的东西就越找不到,当你不想找的时候就出来了。  3.桃木坠子事件,说不定是摊上东西质量不好,老李晚上梦游落在哪了,因为从始至终,根本也没有什么东西出现,一切都是自己吓自己。  但看着惊魂未定的老李,这些话,我还是说不出来,只是安慰了他,说朗朗乾坤根本没有神鬼之说,只是自己吓唬自己的,要不今晚还是喝点酒早点睡,要是还是不行,就赶紧辞职回家就是了。看着被我三言两语打发走得老李,我松了口气,这觉不是什么有意思的鬼故事。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不到两天我就为了这天发生的事情,后悔不已。  6月21日晨,我像往日一样,买了份晨报,一边吃着油条,一边看着新闻,忽然,我的眼睛静止了,胃里开始泛着酸水。  6月20日*****市场值班人员,发现死在市场楼梯口处,经初步检查,死者生前喝过酒,疑似酒后失足,滚下楼梯身亡。  我急忙拿起背包,冲向*****市场,经过一番打探,我找到了市场经理,我把老李前几日跟我说的事情告诉了他。经理听过后,默然了一会,抬起都来很严肃的跟我说,记者小姐,老李生前就爱喝酒,容易乱想,这次却是他在工作岗位上失职,喝酒导致走路不稳,而摔死的,我们很同情他,但他找你说的都是一些怪力乱神,请你不要做没有根据的发表,这里有200元钱,是给您的辛苦费。我愤然甩开他的手,说道,这种沾着老李血的钱我是不会要的,我一定会发表的。市场经理看了我一眼说你愿意写就写,反正也不会见报的。还有我们这根本就没有什么电视,电视这种贵重东西不会放在这里的。望着经理离去的背影,我十分愤怒,我来这里并不是要什么,只是为了给老李找个公道。也许都是因为我,老李才留下。如果……  第二日,我写了老李的专题报道:《***市场冷漠无情,值班人员死有蹊跷》的文章,给了主编。主编看过后,只说了句,放下吧,我知道了,我问何时见报。主编看了看对我说,不会见报的,昨天已经收到上头的电话,你别找事了,安心的写点小说就是了。否则……  我只知道我哭着离开了主编的办公室,一是为自己,二是为老李。因为我发现了世界上可怕的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人心。  当天下午我就交了辞职信,在主编诧异的目光中,我离开了我为之工作了7年的报社……我一点也不后悔,因为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某种官僚制度下的复应虫。  后记:您的快件,请签收,一个农村中年妇女,疑惑的签收了一封信,打开后,只有一张短短的字条和5000元钞票。字条上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共 417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死精症的治疗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哪家男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好的医院

上一篇:让我看看你

下一篇:今夜谁又想起了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