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七彩花 第059章引吭悲歌勾冰魂 痴男儿悲伤气绝

发布时间:2020-01-17 21:53:14 编辑:笔名

七彩花 第059章引吭悲歌勾冰魂 痴男儿悲伤气绝

习绵一边扶着玉蝶走着,一边説:“姑娘这以后不是咱们该来的地方了。”水玉蝶diǎndiǎn头道:“习绵,我感觉累了想回屋睡觉了。”説着,习绵便扶着玉蝶回屋去了。

玉蝶躺在床上,习绵给玉蝶盖好被子,便去外屋了。玉蝶闭上眼睛静静地回忆着和敬池diǎndiǎn滴滴的往事,便一会哭,一会笑的,泪水便湿透了半边枕头。

水玉蝶一夜未眠。天亮了。玉蝶见习绵正在熟睡,便起来梳洗完毕。提着花篮来至河边的草地上,见沾满露水的野花真是美极了,便采来放进花篮里。玉蝶见花篮已满,忙坐在草丛里给自己编了一个漂亮的花冠戴在头上。

水玉蝶想让自己重新开始,忘记过去那美好的往事。玉蝶心里清楚地知道想忘记敬池那是根本无法做到的事儿,不由得从怀内取出敬池送给她的绢子,看着绢子便泪盈盈的,心里怦怦直跳,这才感觉一阵阵的恶心,一下子呕出了一大口鲜血来,落在了草丛里。玉蝶看着地上的鲜血,只觉寒气逼人,浑身发抖,便打起哆嗦来。玉蝶忙抹去嘴边的血迹。

水玉蝶已恍恍惚惚的。忽见敬池来了,玉蝶叹道:“敬池怪想你的,你怎么现在才来呢?”敬池忙道:“玉蝶,我好容易才逃了出来的,咱们现在就可去五道馆了,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分离。”説着,便抱着玉蝶。

水玉蝶感觉好些,又怕敬池看见绢子是的血迹,忙捏在手心里。一阵晨风吹来,玉蝶见敬池不见了,抬头一看敬池在树上含笑着。玉蝶便站了起来,来至大树跟前,忙爬上了树,又不见敬池。玉蝶便无力的坐下来,感觉心里跳得厉害,“哇”的一声鲜血喷了出来,落在树上。玉蝶又喘了一会,身无半diǎn力气,只感觉全身飘飘的。玉蝶这才靠在树上昏迷过去。

水玉蝶忽听有人唱道:

云雾萦绕山间平地,四景山水图宛如仙境。

清风明月,忘却了世事。

今日的悲歌,向往昔日风采。

今愁古恨,以酒浇愁。

柔枝嫩叶迎春风,怜抚我的云愁雾惨。

令我思风月常新之事来。

取出两颗红豆,念君你在何方?

盼君早日归,不枉与君一片痴云腻雨。

水玉蝶微微睁开红肿的眼睛,神情恍惚,挣扎地站起来。玉蝶见河对面是敬池正含笑向她招手。玉蝶便慢慢地朝前走去

柔和的月色洒在草地上,一片朦朦胧胧的景象。杨敬池见玉蝶穿一件白色的衣裳飘悠悠地来至岸上。敬池也顾不得细想,忙过去,伸手一把抱住玉蝶,相拥相亲,二人情意绵绵。敬池见玉蝶满脸泪痕,忙在身上找绢子。玉蝶也知敬池找绢子,忙把手展开。敬池见洁白的绢子已沾满血迹,敬池明白过来,便伤心地哭起来。

玉蝶拉着敬池的手来至院内,敬池见地上躺着一个女子,睡姿如此美,便和玉蝶走了过去。敬池见不是别人正是水玉蝶。敬池便问道:“玉蝶,这是谁?”玉蝶哭道:“是我已经死了。”杨敬池脸色惨白,道:“是谁害死你的,告诉我我定不饶他的。”玉蝶道:“敬池,原来你们杨府的那个杨敬池是假的,他戴上假面,伪装成你的样子,已和柳嫣完婚了,因我心里只有你一人,不愿再嫁他人,没人害我的,只是恨你无情而死的。”説着,玉蝶不见了。

杨敬池一急便醒了。见自己躺在床上,又见有个姑娘含笑看着他,敬池见姑娘眼熟,一时想不起来哪见过的,只感觉头晕。姑娘道:“大伯,你昏迷了两天今日总算醒了。”杨敬池听了姑娘的这番言语,感觉纳闷,心想:“这姑娘怎会叫我大伯呢?好生奇怪的?我不过大姑娘几岁罢了。”想到这。便细细打量起姑娘来,忙道:“姑娘要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白雪罢?甚么我昏迷两天?这是怎么回事呢?”姑娘道:“大伯,事儿是这样的。那日,我爹去菜园子采些蔬菜准备回屋做饭的,却发现了麻袋不知里面是何物?忙打开袋子一看竟然里面装着一个男子,爹忙回屋唤我出来,我们便来至菜园子,我爹指着麻袋説:‘这人好可怜的,不知被哪个坏人装进了麻袋,丢在咱家的菜园子了,要不是发现的早,恐怕这人已死了。’我着急地道:‘爹咱们赶快把这个人抬进屋内去罢。’我爹diǎndiǎn头。我们便一同抬着麻袋进屋内去了。”杨敬池diǎndiǎn头。姑娘接着问道:“大伯你怎知我的名字?”敬池忙道:“我名唤杨敬池你是认得我的,我们前些日子还经常坐你家的船呢?水玉蝶特别喜欢你家的大黄,她每次坐你家的船游玩,都会给大黄带些好吃的,这些你不记得吗?”白雪道:“你是敬池,不可能罢?”説着,拿来玉蝶送给她的镜子,看见镜子不由得落下泪来。白雪抹去泪水,道:“你自己好好照照罢。”杨敬池忙接过镜子,慢慢的坐了起来细细看着自己的模样儿,便唬了一跳。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已戴上了假面和大胡子,这苍老黝黑的面容真是和自己判若两人了,难怪白雪叫他大伯呢。敬池噗嗤一笑,道:“原来如此,难怪你喊我大伯,我还奇怪呢。”説着,忙取下假面来。白雪见敬池取下假面来,脸色也灰蒙蒙的,便端了一盆洗脸水来,给敬池把脸清洗干净。原来蔡奇想把杨敬池变成丫鬟傻姐的后来一想,他是男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换成了男子的假面。

自从蔡奇让秋儿给杨敬池吃了“幻药”后,杨敬池对于自己所作所为却一无所知的,而梦中的玉蝶唤醒了敬池,使他彻底清醒过来。可“幻药”的毒仍在他体内而无法排出,敬池感觉身子虚弱无力的。

白雪见真的是杨敬池心里又惊又喜。白雪正想説甚么,忽大黄进来,见是杨敬池忙跳上床,用嘴咬着敬池的衣裳就朝外拉。敬池惊慌失措忙道:“大黄,你这是干甚么?我是敬池你不认识了。”白雪道:“大黄认得你,它带你去看水玉蝶。”敬池道:“玉蝶她怎么了?”白雪流下泪来,不言语。敬池见白雪这般情景,便想起刚才的梦境来。敬池忙下床,大黄跑在前面,白雪扶着敬池来至院内。

杨敬池见地上有一条草席上面盖着白布,便来至席子跟前,蹲在地上,慢慢掀开白布,见果然是水玉蝶,敬池抱住玉蝶坐在地上便失声痛哭起来。敬池一边哭,一边道:“白雪你告诉我玉蝶是怎么死的?”白雪抹去泪水,便坐在地上,道:“今早我刚送完游客,便划船到了大树下面坐在船上休息,拿起葫芦刚喝了一口水。忽大黄朝树上‘汪汪’直叫。我便朝树上看去,大树上面枝叶繁茂,隐隐约约见好像是个女子,正朝前走着。唬了我一跳,便喊道:‘树上的女子听着别往前走了,下面是河水。’可不管我怎么喊叫,那女子依然走着仿佛着魔了一样,忽‘咔嚓’一声树枝断了,女子便落在了水里,花篮里的野花撒在河面上随女子飘零而下大黄见女子落水便跳到水里救人,我这才回过神来,也跳下到水里。我和大黄好不容易才把女子弄上岸来,谁知一看竟然是水玉蝶,救上来时已没气了。”説着,便流下泪来。

杨敬池便道:“白雪谢谢你救了我们,我要带玉蝶回杨府去。”説着,抱起玉蝶就走,谁知敬池走了几步,便口喷如墨汁一般的黑色毒血来,眼前一黑便倒在地上。

这时,白雪的爹回来了,见杨敬池口吐黑血,知杨敬池中毒太深,便蹲在敬池身边,见敬池已没了气息。白雪的爹道:“白雪,这杨公子因中毒太深,也死了。”白雪不言语,便发起呆来。

忽一阵狂风来了,尘土飞扬。白雪被爹拉进屋内去了。风停了,白雪带着大黄便出来,见敬池、玉蝶不见了。忙四处寻找,只见大黄朝天空中乱叫几声,白雪抬头朝天空中望去却也不见踪影,也只好罢了。

且説,蔡奇和柳嫣完婚了,高夫人心情十分好,又怕敬池犯病,便带着蓝子萍一起去寺院烧香去了。而水玉蝶的一举一动都在蔡莹的监视之中,水玉蝶之死的全过程,蔡莹也自然清楚的,蔡莹见玉蝶去了,便戴上假面伪装水玉蝶,忙去找祖辞杰了。

蔡莹心想:“玉蝶死了,她便能嫁给祖辞杰,以后也可立足于杨府了。”想到这。便来至祖辞杰的屋内。祖辞杰一人正在喝酒呢。蔡莹见了喜欢,忙过去来至辞杰身边坐下来。

祖辞杰见水玉蝶来了十分喜欢,忙道:“玉蝶,今日怎有空来我这?”蔡莹含笑不语,便坐下来。

上海中大医院看病怎么样
重庆华肤医院网上挂号
安顺哪家癫痫医院最好
贵阳癫痫病医院哪家
深圳看妇科疾病有哪些较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