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馮楚軍守不住自己親手打下的江山

发布时间:2019-05-03 10:14:57 编辑:笔名

夜已深,馮楚軍呆坐在電腦面前,盯著頁,一動不動長達幾個小時。仿佛突然想到什么,他便伸手在瀏覽器敲上某個址,鼠標輕點幾下后,屋里又恢復了剛才的寂靜,桌上小茶壺的水已被他喝干了,一直沒有續上水。

在从蛙辞去总经理职务以来的两个多月里,有很多夜晚,冯楚军便如此度过。其实在离开蛙之前,冯楚军就相信自己已经找到了音乐站的盈利方案,无奈董事会并不支持。所以他选择了离职。两个月来,他东奔西走,白天跑风险投资公司,寻求资金;晚上则端坐在电脑前,打磨自己的音乐站的运作模式。

“蛙是做得太早了,太超前!”如今冯楚军提及自己当年亲手创立的站乃是不胜惋惜。超前的代价是四年时间,还有烧掉的1000多万元投资。当时,冯楚军用一纸“提供付费下载单曲音乐”的商业计划,拿到了一笔50万美元的投资。于是,在国内络泡沫到达时的2000年3月,蛙音乐正式启动。

但是,蛙诞生伊始,就面临铺天盖地的盗版站的侵扰,当时用户在上付费的消费习惯还没有形成气候,蛙音乐很难从音乐下载上获得收入。据一名在蛙工作过的职员说,蛙每年在音乐下载包月费上的收入只有2三十万元,而为了获得正版音乐授权,蛙付给唱片公司的版权费也是二三十万元。

此外,由于以华纳为首的5大唱片公司对音乐站进行授权的工作缓慢,支持力度极为有限,“他们太慢了,蛙做了4年,而他们今年3月才准备开始授权,”冯楚军叹道。而且,由于版权代理要价太高,蛙音乐的数据库中只有3000多首国内唱片公司的正版音乐。

就这样,在烧掉笔投资以后,原先看起来很美的泡沫迅速迸裂了,投资方看不到盈利的前景,停止了继续投入资金。而冯楚军不得不重新寻找投资,以免蛙断粮。

他还算荣幸,很快找到了新的投资——三九集团,三九以180万元受让原投资方的全部股份,让原投资方“顺利退出”。有了三九的资金支持,蛙得以继续存活。不过,致使往后冯楚军辞职的隐患其实在当时已经悄悄潜伏下来。

冯楚军与三九的合作,一开始便矛盾丛生。从三九的角度来说,将蛙纳入自己的络产业当中,是推行三九健康战略的一步棋。但冯楚军发现三九要把自己的企业文化灌输进来时,他觉得自己的抵牾情绪不可避免,“蛙是三九控股的企业,但并不是三九的下属子公司。”

其实还有—层原因,三九的资金进入后,冯楚军等管理层的股分被稀释了,他只有5%的股权,而原来管理层占股达30%,换句话说,他失去了对蛙的控制权。

短信时期的到来,则真正激化了双方的矛盾。三九集团认为,既然音乐下载无法给企业带来盈利,蛙就必须在运作上有所调整——“短信和更多的增值服务是很好的出路。”在这方面,三九团体与冯楚军对蛙的价值判断差别很大,“我很清楚,不是来做短信的。”冯楚军坚持这—点。他坦言,之前投资方三九团体给他的压力并不多,但短信出现之后,压力骤增,矛盾迅速增多。

今年3月,以华纳为首的5大唱片公司向部份有侵权行为的中国站发出了正告,并宣称要在中国启动打击络音乐非法下载的行动,这意味着绝大部分盗版音乐站的末日来临,而这时,蛙已经树立了自己的“正版音乐运营商”品牌形象。在冯楚军看来,苦苦期待已久的机会就在眼前,蛙必须重新调整,引入新的投资,才能捉住此次商机。

令他失望的是,有十多家投资方都与蛙接触过,但是却没有一家达成协议,其症结便在于大股东三九团体,“三九团体与新投资方对蛙的价值判断差别很大,双方提出的价格根本没有办法谈到一起。”冯楚军无奈地回忆道。

在无望以后,冯楚军决定辞职,离开蛙,重新做—家类似的音乐站。但是真要离开自己亲身创建的蛙,冯楚军内心也黯然神伤。但终原始的创业冲动,导致冯楚军下决心离开蛙,他认为这是自己内心萌发的一种压力,“我是创业者,不愿意被认为是职业经理人。”

不过冯楚军仍然看好络音乐,“如果能提前一年启动我的方案,蛙现在将完全是另外一个局面。我要做一家盈利的正版音乐站,目标是在中国正版的音乐下载市场,要占到60%的份额。”

打江山或许不难,但是,守江山呢?

哪些皮肤病好发于老年人
哪些皮肤病好发于青年人
扁平疣患者怎样进行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