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煤电怪圈调查电厂生存的难堪与无奈经济

发布时间:2020-02-27 15:17:34 编辑:笔名

煤电怪圈调查:电厂生存的难堪与无奈

煤电怪圈调查:电厂生存的难堪与无奈

近年来,冬季电荒仿佛成了永久的话题。今年从9月份各地就开始闹电荒,很多人预计冬季的电荒不可避免。果然,在酷寒到来的时候,我们又看到了电荒的局面。更让人惊讶的是,煤炭大省山西的电荒也愈演愈烈,发电企业 多发电多亏损 。11月24日,山西中南部13家电厂负责人集体赴京要求调高电价。

1、电厂存在的现状

12月初,来到了山西河津的一家发电厂,总经理李艳庆告知,企业早已经处于严重亏损状态。

漳泽电力[3.84 0.26% 股吧 研报]河津发电分公司总经理李艳庆告知,今年亏损的额度是逐年增加的。比如说今年,到目前累计我们的亏损已到达1.8个亿。预测今年全年要亏损到达2个亿。电价与煤价的价格倒挂是造成大规模亏损的最主要的缘由,他为算了这样一笔账:燃料本钱是2角9分。那末单位其它的费用,主要是和发电量有关系,比如说今年我们的发电量上不去,由于资金的危险我们发电量上不去。正常年份我两台35万的机组,要发到42亿到45亿,那末今年我们最多也只能发35亿,那我单位的其它费用也要占到1角到1角2分,这样算下来就是4角1分,总的本钱就是4角1分。

李艳庆是依照标煤价格每吨770元的价格,计算出每发出一度电,本钱是在4角1分,不过输出电价却是3角5分,这就意味着,企业每发出一度电,亏损就是6分。

河津电厂从2008年开始就一直是亏损状态中运营,4年下来积累的亏损已到达了4个多亿元,由于延续的亏损,电厂的资金链已经断裂。

漳泽电力河津发电分公司总经理李艳庆说,事实上从今年7月份以来,已多台机组在停运,关键缘由是没有资金购买。今年总体上讲,从市场的燃烧的供应上来讲,还是不错的,但是现在没有资金购买,那我们来说,我们现在外欠的煤款已到达3.1个亿,加上我们的材料款和工程款,现在外欠供应商的已到达了4个多亿。

李艳庆坦言,事实上,现在企业还能够开机运转,完全是依托拖欠煤炭供应商的四个多亿元的资金再委曲保持。

漳泽电力河津发电分公司总经理李艳庆说,现在应当讲是拖欠了工商的资金来保持目前的运转。这种情况大致是从今年的4月份开始的,就是自有资金已完全断裂。

由于拖欠的金额巨大,煤炭经销商如今只能寄托于电厂情势的好转,不能不继续供给电厂煤炭。在采访时发现,对山西中南部来说,由于地理位置、融资状态等诸多因素,河津电厂还算是情况非常不错的企业,很多电厂的亏损情况要比它严重很多。

作为山西大唐国际运城发电有限公司副总经济师姜喜告知,我们从2007年投产以来,2007年9月份、11月份两台机分别投产,投产以后,2008年到现在,就是亏损已接近20个亿。特别是今年,特别遇到资金流的问题,到目前为止,到11月底,今年亏损了5.2亿。

姜喜告知,从2007年投产企业就开始大范围的亏损,如今累计亏损20多个亿,电厂的资产负债率已到达131%,资金链已开始断裂,没法保证正常的生产运营。

山西大唐国际运城发电有限公司副总经济师姜喜说,今年由于缺资金,致使我们资金非常欠缺,当时是从9月份开始,由于欠的资金比较多,就是欠的煤款比较多,当时最高的时候到达了3亿,3亿多,这样的话长时间欠付以后,供应商还有煤矿都不给我们发煤,造成厂子里煤量紧缺,货送基本上没有,就造成两台机停。

除电厂的大范围的亏损之外,了解到,一些负责城市供暖任务的热电企业,现在的亏损也是非常的严重。

作为国电太原第一热电厂副总经济师的刘卫东告知,我已经累计17年、18年,由于供热亏损我是6个多亿,光供热上的亏损,由于之前我们面积小,或煤便宜的时候亏得少,这几年由于煤价也贵,供热量基本都是400多万,每一年400多万吉焦,但是当期来讲,供热亏了9000多万,将近1个亿。

太原第一热电厂每一年需要负责80万太原市民供暖,长年的供热亏损,再加上发电本身的亏损,电厂已亏损15个亿,电厂如今处于资不抵债的处境当中,生存堪忧。

刘卫东说,就资产负债率负到150%了,其实严格来说吧,就是抵债,所以说现在目前它要是当地银行我们是贷不出款的。我们的煤款其它费用全部都是上级公司,国电团体,还有国电华北分公司,它们给我们注资,担保贷款的。

在山西中南部采访时了解到,在这个地域内的十几家火电厂基本上都挣扎在经营困难、常常缺煤停机、资不抵债的泥潭当中。

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副会长李建伟说,13家企业累计的亏损额已到达了32个亿,它们的资产负债率平均已到达了111%。其中资本抵债的企业,也就是说资产负债率超过100%的企业已到达了10个,所以说非常困难。这13家企业从2008年以来,累计亏损的额已到达了144个亿。这13家企业跨了五个地区,太原、晋中、临汾、运城和长治。它们触及的企业是七大主体,有中央企业也有地方企业。

2、电厂生存的为难与无奈

今年11月30日,国家发改委宣布上调销售电价和上电价。在此之前,关于电力企业巨亏的消息层见叠出,像火电行业三年亏千亿、五大电企全线巨亏、大唐电厂30家频临倒闭等等,仿佛发电企业已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

在采访张建国时,他不断被煤炭供应商的所打断,的内容基本都是向他索要拖欠的货款,张建国不但没法许诺什么时候还款,乃至还要垦求供应商继续供煤。1脸无奈的他,带着来到了他负责的煤场。

作为漳泽电力[3.84 0.26% 股吧 研报]河津发电分公司燃料部副主任的张建国告知,这个就是青石,直接就是青石。但是有些石头也不是他们购煤户给掺进来的,这就在煤矿生产的时候它那里面加的一些干石。你也必须得要,不要你有没有烧的,你连吃都吃不上了,还谈吃好的问题。

在煤场里面见到了一个堆成小山的石头堆,张建国告知,几近每天都能从运来的煤中捡出这些石头,而这些都是煤炭经销商故意掺在里面的。

张建国继续告知,你看它这里面只有这些亮晶晶的地方,这才是元煤,其他的这些泥糊糊的东西这就是煤泥。这在之前就是煤的废弃物,我们相当于把这些废弃物就消化了。那就是它配了很差的中煤,很劣质的中煤,就是和元煤这样配配,然后给电厂供应。但是即便是这个,量也不能保证。

张建国说,现在全部煤场都是这类混合煤,所谓的混合煤,就是将少量的元煤,中煤、煤泥,乃至是煤矸石混合到一起的煤炭,发热量极低。

张建国说,我们这个电厂的煤设计的是5000大卡,我们现在这个平均的入场煤的发热量今年是4100大卡。目前像这类煤质,大概发售量就是大卡,整体下来不到4000大卡。

望着这些本来煤炭加工进程中的废弃物,张建国感到非常的无奈,为了得到这些混合煤,他付出的本钱却其实不便宜。

张建国告知,它折成标煤的话,这个大概是什么价格,就是折成标煤的话,这个煤的标煤单价已到770元,就这么差的煤,标准煤已到770元。

长时间使用这样的混合煤,对发电机组的影响是致命的,但只能是委曲使用。即便是这样,电厂现在的存煤只有不到6万吨,只能够坚持4、5天的正常运转,这也成为张建国一个没法完成的使命。

由于长年的亏损,河津电厂现在能够得到的最低的标煤价格就是770元左右,这个价格在山西的煤炭市场内已没法购买到煤炭,这些混合煤还都要从陕西省的南部运输过来,给电厂的正常生产造成了非常大的麻烦。

漳泽电力河津发电分公司燃料部副主任张建国说,这就是我们煤不是大量有煤泥,煤泥和元煤在一起时间长了就结成这类块了。结成块了以后,这个对我们生产项目影响都很大。

由于煤泥的粘合性非常的强,很容易就会粘结成比较大的煤块。

在堆煤的现场看到,很多煤篦子都已被煤泥给严严实实的堵上了,需要人工来疏通,推土机的反复碾压乃至把这些钢板都已挤压变形。

张建国告知,看这都已变形状了,这也是推土机来回碾、来回压把这个煤篦子压坏了。这个应该是从设计到电厂报废了它也报废不了,由于它这是拿着钢板立起来的,很厚的这个钢板,根本就不应当坏。这个就是现在煤质变差了已,推土机来回在这推,把这个煤篦子给推坏了。

除此之外,在制粉设备的前面,也见到了一堆堆被挖出来的煤泥。

作为漳泽电力河津发电分公司总工程师姚忠太告知,这就是我们刚取出来的煤泥,我们目前为止现在我们运行期间进的煤质差、水份大、煤泥多。这就是我们刚刚取出来的煤泥,大家都能看到,每天有雇定的人在那敲。

姚忠太告知,电厂每天都有专人在这里用最原始的办法敲打管道,来保证煤炭能够正常的通过,即便是这样也没法保证设备的正常运行。8台磨煤机,现在目前为止断了三台。燃料中断了,中断以后,炉膛燃烧就不稳,我就必须以投油的办法,来稳定锅炉的燃烧,否则就灭火停掉了。

姚忠太说,由于煤炭的质量没法保证,现在用石油短暂的替换煤炭发电已成为了一个常态。每天基本上就得8吨到10吨左右的油,如果雨季来了,或产煤雨量多,煤湿、煤质差,可能用的比这个还要多。

了解到,购买这类混合煤的情况,是全部山西省中南部的电厂都在面对的一个真实情况,这些质次价高的煤炭对设备的伤害非常的严重。与此同时,这些电厂由于长时间资金的拖欠,今年的存煤量都很低,这对正常的供电将会构成直接的威胁。

作为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副会长的李建伟告知,今年的反应很突出,所以今年入冬以来的存煤,这13家的存煤很差,一般入冬以来,我们的发电机的存煤应当在20天左右到一个月,最少应当有两周的存煤。山西是一个山区,而且大多数企业运煤是靠公路来运输,所以说属于存煤量太少的话,如果遇上大雪就有可能造成断粮,造成缺煤停机。

3、电厂亏损造成的缘由

坐拥煤炭大省,山西火电中南部10几家电厂却因经营困难、缺煤停机、资不抵债而频频 。年产超8亿吨的煤炭大省山西,已成为全国发电企业亏损最严重的省分,其中中南部地区更是 重灾区 。

采访中了解到,经历了2008年开始的煤价狂飙、2009年大规模煤炭资源整合后,山西火电企业的传统优势不再存在。巨额的亏损从2008年就已开始了。

国电太原第一热电厂副总经济师刘卫东说,其实从2007年底到2008年初开始,我们分析主要是煤源紧张,由于当时山西省小煤窑都关了,就是关紧压产以后,煤源紧。而我们这些大矿,就是所谓的国有大矿也没有及时地跟上,所以采购产生了困难,煤炭已进入了,其实从2008年开始已经进入了市场化,所以大家采购。

2008年大规模煤炭资源整合以后,山西省内的煤炭产量锐减,火电企业开始感觉度日艰苦。

作为山西大唐国际运城发电有限公司副总经济师姜喜告知,就山西而言实际的产量,把那些小煤窑都关了以后,把小煤窑那一块的产量全部流失掉。我们据民间的统计,大概有2亿到3亿多。现在山西的产量在7亿多吨。

由于传统的统计模式,没法统计原来的小煤窑、黑煤窑实际产量,根据姜喜提供的数据,减少的产量会有2到3亿吨,这几近占到了山西今年产量的三分之一还要多。煤炭实际产量的锐减直接造成了价格的飙升。

国电太原第一热电厂副总经济师刘卫东继续说,由于煤价我印象中2007年年底标煤的单价应该是300多元,不含税的标煤单价,你想到今年我们预计能到了720元左右,翻了1倍,720元就是不含税的。基本上是翻了一倍多,我印象中涨了是180%。就是从2007年年底到现在涨了180%。

在煤价涨幅到达180%的同时,电价的价格仅仅从2007年的2角6分上涨到了今年年初的3角5分,涨幅有限,煤价与电价的倒挂,是造成火电企业亏损最根本的缘由。而由于山西省相对邻近的其他省分而言,电价依然偏低,在煤炭市场上不具有价格的优势,山西省的电煤还要大量的运往外省。

作为国电长治热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卢彬告知,由于毗邻河南、河北,如果再远一点的话,它的煤源也是覆盖到山东了,作为周边这几个省分的电价都高于山西省,目前为止,由于河南、河北和山东的电价远远地高于山西省的电价,在煤炭采购分析是优于山西省的这些火力发电企业的。所以说造成山西的火力发电企业没煤可买、无电可发。

就这样,本来的坑口电厂现在已毫无优势而言,业内的很人更是将坑口电厂改为了坑死电厂。

山西大唐国际运城发电有限公司副总经济师姜喜说,目前来讲,坑口电站的煤和非坑口电站火车直达它用的煤都从市场走,都是走的市场煤价。这样的话,煤价的优势就不存在了,就无所谓坑口电站的优势了。就说是坑口电站是 坑死 电站这个说法是有的,

正是在多方压力的积存之下,山西省中南部的电厂都是出于丧失造血功能、资金链断裂的恶性循环当中,可是即便是这样的生存环境,依然还有新的火电厂要跳入这个泥潭。

国电长治热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卢彬说,我们168一号机是10月6号过的168,长治供热是在11月15号,到目前发电量是完成了1亿9千多。目前应该说遇到了史无前例的困难,从企业刚投产两个月,我们已亏损4千多万了。

长治热电厂是今年10月6日刚刚投产的新电厂,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就已亏损了4000万元,全年的亏损预计是在7000万元,这也让原本就紧张的电煤市场更加的吃紧。

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副会长李建伟说,5大发电团体从2004、2005年那个时候扩大速度非常快,厂分家之前,我们全省的火电总装机是3.5亿个,短短的几年,我们现在装机就扩大到了9.6个亿了。这是历史上没有的。5大发电团体我们中国都在鼓励做大做强,都在争着做大做强,而我们国家的政策实际鼓励是在鼓励做大,而不是鼓励既做大,又做强。

从3.5亿的装机在短短换的几年时间就扩大到了9.6亿,相互之间惨烈的竞争也是造成火电企业亏损的一个主要原因。

4、探索如何防治电厂亏损举措

煤价居高不下,电厂越发电越亏损,今年的煤电矛盾出现比往年更加尖锐的态势。为减缓今年以来因煤电矛盾致使的电力延续短缺局面,发改委 限煤价涨电价 ,希望用调控的气力减缓煤电矛盾。但实际上,涨价并不是解决电力企业亏损的终究办法。

自2011年12月1日起,全国销售电价每千瓦时平均提高约3分钱,这对这些生活水深火热之中的火电企业来讲又意味着什么呢?

漳泽电力[3.84 0.26% 股吧 研报]河津发电分公司总经理李艳庆说,这次调价以后对像我们河津发电公司这类装备比较优秀的企业来说,对改进我们的经营环境依然是非常及时的。资金压力现在还起不到减缓作用,只是说我未来的运行状况会产生相对比较好的改变。但是当前的资金压力由于十年前构成的亏损的漏洞,依然没法弥补。

电价的调剂对这些企业来讲,最为现实的好处就是每发一度电可以少亏损3分钱,可是仍然没法弥补历史上造成的亏损,企业照旧没有造血功能。实际上电价跟煤价就跟不上,但是电价跟上了以后,在没有跟到位的情况下,煤价它一看电价涨了,它仍然也要涨。所以煤电这样一直涨下去,对解决火电厂根本性的问题,目前我们仍然看不到希望。

针对当前山西省部分火力发电企业的生产经营窘境,除已采取的调电价措施外,山西省方面决定从资金和煤源上给予政策扶持,10亿元财政借款和1000万吨重点合同电煤供应,这些办法也只能是暂时减缓火电企业现在生存状态,很多业内的专家都表达了各自不同的观点。

国电长治热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卢彬说,作为我们认为一个发电企业能够正常运转的话,也许在这类煤炭情势上下浮动比较大的情况下,应该说煤价一路在飙升。在这种情况下,有个四定,这四定就是说一个是定矿、定价、定址、定量。也就是说给我们一定的口粮,在有关的监督下,能够彻彻底底地履行。

作为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副会长李建伟告知,对火电企业的困难作为国家层面来讲国家发改委,像2008年就像火电企业和供电企业进行过补贴,所以说每电链路不是唯一的办法。可以通过财政补贴的方式,也可以采取给发电企业测算零利润,按零利润竞价上的方式来解决。还可以下落税收,等等方法都可以。

随着冬季取暖用电高峰来临,全国电力紧张情势日益严峻。在访问的这些火电企业的生存状态,也像现在的天气一样,想尽各种办法苦苦支持,步履维艰。

国电长治热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卢彬说,我看不到甚么希望,由于作为我买卖来讲,首先是要预支的。力度的加大、监管加大,或一些政策支持,这些是我们唯一能够企盼的。在市场煤计划这类条件下,如何正确处理电和煤的矛盾,我觉得应当在国家这个层面应当关注的。

半小时视察:

煤电之争由来已久,在市场煤和计划电的体制之下,两者很难达成共同的利益诉求。即便越来越多的煤矿收归国有,煤电企业之间也是各有各的算盘,每一年的煤炭订货会煤电双方争吵剧烈,可以说硝烟弥漫。年年协商、年年电荒造成了一方面电力吃紧、另一方面电厂却大规模停产限电的怪现状。在目前电价体制改革还没有到位、竞争性电力市场还没有建立的条件下, 限煤价涨电价 成为短期内解决煤电矛盾的非常手段,但同时也让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双方都在带着镣铐舞蹈,既谈不上经济效益,也谈不上社会效益。从长远看,打破 电荒 困局的终究指向是推动电力体制改革,让位给市场,逐步构成科学公道的电价构成机制。

小儿感冒喝的中药
是什么导致心悸不安
芪斛楂颗粒
优卡丹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作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