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男子两次手术出现并发症给县委书记写信获批

发布时间:2019-05-14 22:09:26 编辑:笔名

男子两次手术出现并发症 给县委书记写信获批示

田同兵的腹部切口,给他带来无尽的折磨。宋金甫 高峰 摄

沭阳县西圩乡43岁男子田同兵由于感到胃疼,今年2月1日,西圩医院诊断为急性化脓穿孔性阑尾炎,并进行了次手术。不料手术后切口处开始化脓,无奈,田同兵在这家医院进行了第二次由院长周兵亲自主刀的手术。手术后田同兵的切口处依然化脓,万般无奈的他向沭阳县委书记蒋建明写信求助。

6月30日,在县委书记批示后,田同兵于7月1日被转入沭阳县人民医院,并在20天后进行了第三次手术,切除了残留的1厘米多的阑尾。到昨天,他依然在医院挂水进行抗感染治疗,即将到来的中秋节也将在医院度过。至此,由于身患阑尾炎,田同兵已进行了三次手术,治疗过程历时半年多。

次手术:

医生诊断为“急性阑尾炎”

据了解,田同兵平日在西圩街上以卖猪肉为生,1月31日下午,田同兵觉得胃疼,晚6时左右,他来到西圩医院就诊。当时值班医生李明宽诊断为阑尾炎。

这时田同兵的儿子田秀甲接到父亲的,得知父亲患的是急性阑尾炎,急匆匆和母亲来到了医院。田同兵于是在医院住了下来。到2月1日凌晨一两点的时候,田同兵嫌胃疼得厉害。当夜近3时,田同兵进了手术室,李明宽主刀,另外还有刘波、张国成两位医生。田同兵在手术室病床上躺了下来。

一直等到5时40分,田同兵被推了出来,之后5天一直没有知觉。“到了第9天,医生给我父亲拆纱布,一拽下纱布,我的眼睛都看直了,里面脓水都鼓出来了”,田秀甲说,当时医生表示每天换纱布就行。

第二次手术:

院长主刀,“想出问题都不可能”

过了春节,医院不让田同兵再住下去了,说是阑尾炎手术住这么久影响不太好。田同兵出院回家了,一结账花了3500元,又挂了大半个月水,伤口慢慢长合起来,全家都以为他身体康复了。

不料2月19日,田同兵阑尾炎切口突然又鼓出脓水,他当时捂着切口跑到西圩医院,想找当时的主治医生李明宽。他找来找去,没见着李明宽,医院几个医生也都推来推去,说手术是谁做的,你就找谁去。田同兵无奈找到了院长周军,据田同兵说,院方的解释是,田同兵太胖,脂肪液化,又不能缝线,出现这种情况是正常的。

4月25日, 田同兵在西圩医院进行了第二次手术。这次手术医生除了院长周军外,还有刘波、李敬亚、王长月、张国成等人。这次手术主要是清创,切掉次手术切口周围的腐肉,伤口没有缝合,每天把切口拨开下纱布捻子,一直挂水。

一直到6月6日创口再次长合起来。西圩医院明确表示完全康复,医生用B超给田同兵检查后说,这次想出现问题都不可能。

到了6月10日前后,田同兵发现手术切口处再次鼓脓,他又来到西圩医院,这次他坚决要求西圩医院出钱送自己到沭阳县人民医院医治。西圩医院不同意,表示可以接受他在西圩医院免费治疗,但田同兵不同意,就这么一直僵持着。

第三次手术:

县委书记批示,县医院施行手术

不堪病痛折磨的田同兵无奈写信向沭阳县委书记蒋建明求助。6月30日,田同兵接到说,县委书记批示了,让他马上住进县人民医院治疗。7月1日,饱受折磨的田同兵这才得以住进了沭阳县人民医院。

7月20日下午,沭阳县人民医院为田同兵进行了第三次手术,“他主要是‘窦道形成’住院,也就是从洞眼里渗出淡黄色液体,手术时发现有1厘米多长的阑尾残余与瘘管相连,这样大肠中一些脏的东西就会从残余的阑尾流出来,从而形成感染”,普外科的一位张医生向介绍说,手术主要是把瘘管以及周围炎性组织切除。

昨天上午,在沭阳县人民医院普外科五楼病房内,田同兵拨开自己腰部切口上的纱布,切口看了让人害怕。田同兵说,他这些天受了多少委屈,受了多少折磨,只有自己知道。

了解到,在田同兵到沭阳县人民医院住院后,目前看病费用已达3万多元。西圩医院表示承担田同兵在县医院治疗的看病费用,并提供一定的伙食费。

西圩医院:

阑尾炎并发症是正常现象

昨天中午12时许,驱车来到离县城50多公里的西圩医院,见到了两次都参与手术的刘波医生,他在向院长周军联系后,给介绍了有关情况。

刘波说,次手术开刀后,发现阑尾全部粘连在一起,腹腔里全是脓液,手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手术比较满意”;第二次手术是因为切口感染,对切口周围进行清创。刘波表示,田同兵体内残余的阑尾当时是好的,“急性化脓阑尾炎出现并发症,是正常现象”。“可以走法律途径,是医院的话,该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不是医院的话,医院一概不负责。”刘波说。

打通了西圩医院院长周兵的,他说自己在县城,现在事情由县卫生局医政股处理,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与医政股联系。

在沭阳县卫生局,一名工作人员在获悉的来意后,证实了县委书记对此确实有过批示,他表示知道这个事情。通讯员 宋金甫 本报 高峰

宝钢彩涂卷
标志杆厂家
废旧电缆线多少钱一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