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长江沿岸村民惊悚回忆只听到声音见不到人

发布时间:2019-02-28 04:50:28 编辑:笔名

长江沿岸村民惊悚回忆:只听到声音见不到亾

朱金娥老伴告诉,自家房屋紧邻江边,事发当晚暴风雨把木窗户都吹开了,雨水淋湿了屋内的家具。 唐小晴 摄

中新华容6月4日电 题:长江沿岸村民惊悚回忆:只听到声音见不到亾

白祖偕 刘双双 刘柱 唐小晴

岳阳华容县的集成垸,一个孤悬于长江江心的小岛,是湖南省一片地处长江以北的“飞地”。从集成垸往西行走,经过一片芦苇滩,便到了湖北监利的荆江大堤。

4日,毗邻荆江大堤的大马洲水道“东方之星”搜救现场依然紧张繁忙。

坐在自家紧挨江边的矮屋前,63岁的集成垸村民朱金娥很期盼听到更多落水游客生还的奇迹。“那天晚上,我们只听到声音却见不到人!”

见到“东方之星”时:灯火通明

一辈子住在集成垸、枕着长江水而居的朱金娥,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么庞大的一艘客船会瞬间翻沉。

1日晚,像往常一样,朱金娥老两口和邻居坐在自家门口乘凉、扯家常。那晚很闷,朱金娥清晰地记得,当晚有两艘轮船从门前的江中驶过。“第二艘轮船是"东方之星",轮船上灯火通明。”

“估计要下雨了。”看天气异常,朱金娥和村民各自回屋。当天,他们也早早通过电视台的天气预报知道,长江中游一段有暴风雨。

朱金娥回忆,当晚9点左右开始雷电交加,自家的木窗户都被吹开,雨水淋湿了屋内的家具。

10点左右,还在床上看电视的朱金娥老两口听到江面传来嘈杂的声音。老人出门查看,声音渐行渐远,水流湍急的江面也看不到任何人。他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就回屋躺下来。

“第二天清早,我在长沙的儿子打来说这里出事了,我才意识到,昨晚听到的应该就是落水者的呼救声。”朱金娥遗憾地说,当时要是知道的话,我们早就报警了。

回忆事发当晚:天气太吓亾

“太吓人了!”家住华容县新江渡口的黎大妈回忆起事发当晚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的情景,仍惊魂未定。“在这个地方住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

黎大妈的住所,与事发地隔江相望。当晚9点左右,她刚洗完澡准备上床睡觉。“才走到床跟前,几道闪电扯了下来,一个炸雷好像在我的头顶响起,大雨和大风就一起来了。风呼呼地响,雨点好像要把房子打塌了。”

“我差点吓哭了。”今年50岁、集成垸临江村的白雪玲也向印证,“我原本是用铁棍顶住房门的,但风一来把铁棍都掀翻了,你说可怕不可怕?”

白的丈夫说,“这么大的风雨,又是突然来的,把我们岸上的牛栏都刮倒了。”

长江“守望者”:事发地容易出事

在华容县新江码头附近,住着一位特殊的长江“守望者”—60岁的郑腊芝。

郑说,外婆就是被长江洪水卷走的,自己的母亲年幼时沿着长江乞讨来到了这里。此后的几十年,怀着深深的思念之情,母亲每天都会眺望长江。

也因为这个特殊的原因,郑腊芝听着江涛声长大,在江边码头做点小生意。

一辈子与长江为伴的郑腊芝说,很小的时候就听老人多次说,对面的大马洲是个呛沙地(意为流沙),江底下水沙回流,是个危险、容易出事故的地方。

“我清楚的记得,30年前、在我大儿子8岁那年的冬天,就是出事的那个地方就发生了翻船事故,一艘很大的货船就被大风吹翻了。后来连续三年,那里都翻了大船。”郑腊芝说,现在这些年很少发生大事故了。

集成垸上多位渔民也表示,华容、监利这一段的水道比较复杂,大马洲是一个大拐弯,渔船和木船偶尔也会出事故。

高烧手脚发热要散温吗
小儿感冒药成分及作用
感冒后鼻塞流鼻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