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晓荷】西风烈(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59:16 编辑:笔名
深秋,夜,竹坞后面。
两条影子在悄悄说着话,月光将竹影倾泻在她们身上,若影若离。
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竹影。此种隐藏法,颇为巧妙。
“碧瑶妹妹,你快走……估计他们现在已经发现这个竹坞了,快走……”左首那条影子催促着右首的样子,声音非常焦急。
右首被称作碧瑶妹妹的影子,一口回绝道:“映雪姐姐,不行。我不能留下你去死,要走,咱们一起走!”
此时,不远处传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
映雪至怀中掏出一枚双鱼玉佩,急促道:“碧瑶妹妹,快、别啰嗦了,带着双鱼玉佩去西风族西门巷找五哥……”
碧瑶刚想伸手接过双鱼玉佩,还未等她搭话,一阵啸音破空而出。
“咻咻咻……”
“碧瑶妹妹,小心!”映雪将碧瑶拉至身后,转出一个优美潇洒的弧度,抽出软剑舞出一片剑花,瞬间,打落十几支箭羽。
嗡——
紧接着一阵沉闷的声音陡然响起来。
“哼!想走?休想!”音落掌风逼近。
映雪心头一震,得知劲敌来了,她把碧瑶护在身后,软剑筑成一道光盾,与对方大力掌风抗衡。
碧瑶毕竟武功平平,被强劲的掌风震了出去,跌落不远处的竹海湖。
“水鬼手,准备!”一声沉闷的断喝突地响起,紧接着就是噗噗噗噗噗的跳水声。
映雪痛呼一声:“碧瑶……”
“哈哈哈……别喊了,那个丫头定死无疑!”桀桀笑声在夜月下显得如此毛骨悚然。
映雪银牙一咬:“老匹夫,跟你拼了!”音落,软剑一震,拼死迎了上去。
嘭!
映雪中招倒下去,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
山岭中,一队影子在疾行。
“三爷,大 已经死了,要这个半死不活的侍女何用?干脆一起杀了吧?”一个体型略胖的黑衣人疑惑的问道。
被称作三爷的那人回道:“黑胖子,你知道个屁!二爷要的就是这个侍女。那个 是假的,这个才是真的。”
黑胖子很疑惑,正要问话,突然,一个黑衣人慌慌张张来报告,三爷,不、不好了,那个侍女她、她趁哥几个不注意,跳、跳崖自尽了。
“什么?废物!”三爷生气的踹了那人一脚,随后来到悬崖边上。
众人向下探望,黑黝黝的山崖深不见底。
三爷叹口气,摇摇头,带着一队人急匆匆而去。

(一)

远古时期,分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崛起五大族,分别占据东西南北中。他们生活习惯、宗教信仰等等,都是不大相同。这五大族以占据的方向为名,分别是东族、西族、南族、北族和中族。千百年来,各族之间遵守盟约,互相通商通婚,和睦相处。只是从近十几年开始,五大族之间总有摩擦,不是你打我,就是我攻你。然而,谁也没捞着便宜,相反,却是劳民伤财伤兵。即使是这样,仍然还是烽火不断。
五大族之中,只有南族占地面积广,资源丰富。东族实力强,面积稍微小一点,名列第二。而北族寒冷,人员与地域就更小了,但是这个族的族民彪悍,能征惯战。中族地处中间地带,糅合了东西南北四个族的优点,是个温柔多情,盛产诗人和美人的地方。西族呢,地域啊气候啊什么的,都赶不上其他四大族,不过呢,却是一个中立族,向来不参与征战,与其他族之间都有往来。如今这天下形势是,南族为大,东族与中族结为联盟,北族向来喜欢独来独往,西族亦是如此,还是保持中立族的态度。各大族之间连绵征战,局势动荡,那些名门望族人家都把贵重的物品钱财,储存在西族“西风烈”寄存行花重金存放。这个“西风烈”寄存行是五大族之中,豪华安全的寄存行,它有一支善于安保和追踪的军队,开行千百年,无有一次失误。
西族,午后。
一间典雅的房间内,散发着特有的一抹香味。
“西风烈”寄存行大掌柜西门雪歪在榻上,手中握着一卷诗书,恹恹欲睡。
朦胧中,一条纤细的身影立在身旁,他大喜若望,连忙唤道:“映雪……映雪,是你么?”
“二公子,醒醒……是我,泥鳅。”贴身小厮泥鳅摇着他轻唤。
西门雪这才张开眼睛,方知是南柯一梦。
“哦,是泥鳅啊,何事?”西门雪打了一个哈欠问道。
泥鳅回道:“二公子,大公子来了。”
嗯?西门雪闻言,怔了一下,心道:大哥西门风一向体弱多病,很少来寄存行的,今日他怎么来了?
“族长说了,这不是又快到八月十五了么,每年这个时候,都有神偷来盗窃宝物,他来检查检查咱们的安保情况。”泥鳅又道。
西门雪哦了一声,披上衣服就走了出去。

(二)

前前后后仔细检查了一遍,西门风很是满意,他拍着弟弟的肩头笑道:“不错,不错,整个寄存行仿佛铁桶一般,安保不错。怪不得父亲让你做寄卖行大掌柜,果然是选对了人……”话未说完,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大哥,许是又着凉了,快快回屋歇息罢。”西门雪赶紧搀扶着大哥走大堂。
西门风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声,随后摇头叹息道:“唉,我这病啊,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大哥说的哪里话来,你就是肺部感染,不会有大的问题。没听树神医说嘛,只要你一直喝着他的,用不了多久便会痊愈的。”西门雪连忙把大哥扶在软椅上就坐,吩咐快去斟一杯热茶来。
泥鳅应了一声,赶紧出去唤人。功夫不大,一个小厮端着茶盏走过来,或许是着急了一点,也或许是想着心事,竟然没留意足下,噗通一声被门槛给绊倒了,茶盏碎了一地。
“嘿,你怎么回事?做事如此不小心。”泥鳅嗔怪道。
还没等西风雪说话,西门风道:“不妨事——泥鳅,莫怪他,再去斟一杯便是。”
“大哥,你总是这么仁慈。那些下人有时候也是偷懒,做事不认真。该训还是要训的。”西门雪笑道。
西门风摇摇手,把话题岔开了:“二弟,你可听说了?天下新出了一个什么宝物,唤作太虚镜?”
“嗯,早有耳闻——传的神乎其神,说那太虚镜能照出 的忠诚度。一旦拥有,就可以君临整个天下。”西门雪点头道。
西门风话锋一转,又道:“近又有江湖传言,说那太虚镜就在咱们西风烈寄存行,可有此事?”
“大哥,这些江湖传言你也信啊?都是胡说八道。”西门雪不以为然。
“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二弟,还是小心为妙。近多注意外来人,别那么实在,听人家诉诉苦,你就信了。”
西门雪频频颔首。

(三)

令西门雪没有想到的是,关于太虚镜在西风烈的谣言,传的越来越邪乎。有句话说“三人成虎。”而这个谣言却是千万张嘴描画了一只清晰的虎,那就是太虚镜就在西风烈。一时之间,五大族五大门派,为了这个太虚镜搅起了腥风血雨。短短一个月,西族所有客栈爆满。一下子涌进这么多的江湖人士,每天都有打架斗殴事情发生。为了维持族内安全,西门雪又多了一项任务,那就是三天还要巡视一次,避免那些江湖人士以及趁乱打劫的土匪强盗,伤害普通族民。
“咱们西族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太乱了。老大老二,大管家,你们说说,这如何是好?”族长西门坚锁着眉,一筹莫展。
“要我说啊,把他们全部赶出去,省着那帮家伙总惹事。”大管家气愤愤说道。
西门风摇摇头:“大管家,此言差矣。倘若把他们都赶出去,不就得罪了那四大族人么。咱西族是中立族,哪一方都不能得罪。”
“大哥所言甚是。”西风雪随后发表意见。
西门坚叹息一声:“唉!这不行,那也不行。那你们说,到底怎么办?”
三个人低头不语,似乎都在想主意。
沉默了片刻,西门风道:“父亲,二弟,大管家,你们看看这样行不行?”
“什么?比武?夺宝?大哥,你可别逗了,咱们西风烈根本就没有什么太虚镜,何来的比武夺宝?”西门雪听完大哥的建议,摇头否决。
大管家也附和道:“是啊,大公子,咱们没有太虚镜,假如一方胜了,拿什么给人家啊?这不是欺骗人嘛?”
西门风刚想解释,突然一个护卫来报告说,又来了一群江湖人士,就在城外不远处安营扎寨了。
族长立刻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
西门风此时又道:“瞧瞧,又来人了,咋办?”
大管家和西门雪也无语了。
“老大,说说你的具体计划。”西门坚问长子。
西门风道:“咱们让铸造师做个假太虚镜,反正真的谁也没见过。就以这个为诱饵,让他们各方上台打擂比武,赢了得镜,输了离开西族。如此一来,谁也无话可说,西族危机可解矣。”
西门雪刚要反对,一个属下又来报告,说是南街又打起来了,他只好急匆匆奔出大厅。

(四)

半月之后,西族北街一处普通民房。
此时,天空星辰点点,夜色正浓。
一条影子潜入民房,他悄悄折进去,伸手在墙壁一按,一道门立现。
那人打开门,顺着逼仄的台阶走下去,大约行了几十米远,走进一个暗室。
暗室,灯盏如豆。
几个人都是黑纱蒙面,围坐在一张桌子旁边,似乎是在等那影子。
影子悄然而入,所有人都站起来施礼:“二爷,您来了。”
那个被称作二爷的人,摆摆手:“各位兄弟,不必拘礼,都坐下吧。”
“二爷,一切安排妥当,几时起事?”左首一个沉闷声音问道。
“老三,先莫急。听我说说具体计划。”那个被唤作二爷的人,探胸摸出一张羊皮卷。
众人一起把身子凑过去,看那羊皮卷地图。
“你们看,这是西族西风烈寄存行详细地形图,这个是出口,这是入口,还有这个就是布满机关的储藏室,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就是护卫军宿舍,到时候,老三带人去杀护卫军,老四老五炸开城门,迎接咱们后备兵入内,一起杀进族长西宫,记住了,活捉族长家眷一干人,其他人都处死,老六在擂台周围埋好冲天炮,我镇守擂台。等炮声一响,我就劫持……”那人仔细吩咐着,声音越来越低。
彼时,墙壁上印出几条微微晃动的影子,散发出一种阴暗邪恶的气息。

(五)

三日后,西族族长宫外几里之处,搭起一座高大的擂台,擂台夺宝正在进行中。
台上,一个秀气中年人正与一个红衣女郎斗的正欢。
擂台下观看的人,挤得是密不透风,兴致勃勃看着评论着。
“咦?这中年人莫不是东族的诗情隐士东篱吗?”有人讶异道。
另一个人接口道:“没错,就是他。一把扇子使得出神入化,当真了得。”
“非也。以老朽看来,那红衣娘子才是上乘功夫,双刀配合默契,也不逊于那隐士。”另一位老者反驳道。
先头那人问道:“看那红衣娘子打扮,应是南族的红娇娘罢。”
“正是她——大家快看,第三轮开始了。”老者话音一落,众人齐齐把目光投向看台。
“采菊东南下。”诗情隐士东篱把折扇一挥,漫天扇影攻来。
红衣女郎双刀一错,刀芒四射。
二人又战在一起。
“大哥,你说,他们二人谁略高一筹?”西门雪转身问大哥。
西门风刚要张口,喉咙突然一阵奇痒,猛地咳嗦起来。
“大公子,您又忘喝药了。”身旁的夫人赶紧为他摩挲后背,温柔说道。
西门风好不容易止住咳嗽,摇摇手,喘息道:“二弟,我、我要回去歇息片刻,一会儿再、再来……”
西门雪点头道:“好,大哥快去歇息吧,这有我呢,放心。”
坐在车上,西门风一掀车窗帘,突然发现一条似曾相识的背影,快速拐进东边一条巷子里。他连忙招人去查看,查看的人回来说,是一个外地农家女子来走亲戚。他哦了一声,暗怪自己大惊小怪,一定是看花眼了。

(六)

擂台。
东族与西族回合,终打了一个平手,等着第二天继续PK,下去休息。
此时上擂台的是中族和北族代表出场比武。
北族是本族勇士北雷,而中族却是曼妙女子中眉。
这二人一出场,就是一片哗然。
瞧瞧这二位选手,一个是人高马大的北雷,一个是婀娜妩媚的中眉。
那一面传说中的太虚镜,到底镜落谁家?所有人都无法断定。
然而这二人一交手,就把看客的目光抓住了,北拳中诗剑当真不是吹的,看那一招一式,章法奇特。一个雷厉风行,一个小桥流水。
西门雪看得正起劲时候,泥鳅匆匆而来,伏在他耳畔低语一阵子。
嗯?西门雪目光讶异,赶紧站起来也匆匆而去。
第二日,擂台继续进行。
且说四大族的高手刚刚就位,猛听得一声炮响轰然而起。
众人呆住了,怎么回事?哪里地动了?
正在讶异间,一条影子突地跳上擂台,赫然便是那西族大公子——西门风。
此时此刻的西门风,一身邪魅,哪里看出半点病态的样子。
“大家不要慌,听本公子说。你们的老族长西门坚联合我这个兄弟,欺骗了各位,哪里有什么太虚镜,都是假的。”
台下一片沸腾。七嘴八舌问着为什么?
西门坚狐疑道:“老大,你这是做什么?”

共 590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不知从何起,江湖流言传说中的太虚镜藏在西风烈寄存行里,而西门雪作为西风烈寄存行大掌柜却是全然不知,也不在意,毕竟身正不怕影子斜。不曾想到人言可畏,面对流言也不得不认真对待。为了解决这一事,西族族长和族人商量,同意了西门风的办法:做个假太虚镜,让外面争夺的人打擂比武,赢了得镜。好一个瞒天过海的计谋,本该顺顺利利的,但这个西门风是假扮的!一切在这个假的西门风的掌握之中,不料杀个程咬金出来:映雪还活着。虽然于虎打伤了十几个卫兵逃了,但他也疯了。贪婪容易蒙蔽人心。欣赏。【编辑:星辰海人】
1 楼 文友: 2019-0 -12 2 :04:47 感谢作者赐稿晓荷,总感觉小说结构并未完整。有很大的补充空间。期待老师的完善。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治疗拉肚子方法
冠心病发病时急用药是什么
儿童口臭
宝宝脸部发黄怎么回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