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从文物认定看老一辈职业精神

发布时间:2019-05-22 01:33:12 编辑:笔名

从文物认定看老一辈职业精神

再见到罗斯旦老先生已逾半年。今次,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举行公众考古体验活动,如此直临前线的机会老先生当然不会错过。他背着深绿色摄影包,装着沉甸甸的摄影器材,戴着藏蓝色牛仔帽,头发乌黑,与我次见到他时别无两样,不由让我回想起那一段短暂而又充实的普查工作历程。

初识罗老是在去年10月。长沙市 一普办 组织专家针对文博系统外国有单位的文物进行认定工作。团队由五人组成:长沙市博物馆周英前副馆长、老长沙专业摄影记录者罗斯旦先生、长沙市博物馆张海军主任,以及我与另一位普查员。成为一名文物战线新兵不久的我接到这一任务的时候心里打起了鼓:都是专家,我这小兵能起什么作用?不容多想,旅程已经开始。

岳麓山前,有一座东临湘江堤岸、西靠天马山嘴的清末民房,这里是萧劲光将军的故居,子女将其生前用品捐献于此。在进行文物拍摄时困难重重。由于阴天光线不足,需用反光板补充,我们这些摄影门外汉觉得有一块就够了,罗老则好不容易找到了宣传用的白板来充当反光板补足光线。文物拍摄专用背景布需循环利用,文物多年代久远,容易将布弄脏,在摆放文物之前,罗老都要将文物表面灰尘小心掸干净,布上粘了灰尘都用专用皮吹吹走。拍摄墙上的地图时,因无楼梯,只能将桌子凳子拼凑起来,年近古稀的罗老一个跨步上了桌后便只顾专心摆好姿势拍摄,可让我们这些紧紧抓住桌腿的几个人脑门冒汗,生怕有什么闪失。

在长沙烈士公园文物拍摄中,多亏罗老的坚持让我们有了意外发现。烈士塔内文物都已密封在玻璃展柜里多年,工作人员打算让罗老就着玻璃直接拍,罗老坚持要将展柜打开,拿出文物仔细拍摄。这几件文物大多都有来源,除了一个碎花荷包,新颖式样在革命年代少有,信息尚不明晰。罗老要将每件文物上的字样都找出来拍摄,当我打开荷包准备找字样时,突然发现里面有一个小纸条,写有 陈觉由苏联带回送赵云霄 。多年前入柜之时并未将荷包打开,也就没发现这一纸条,荷包来路不了了之。由此我们知道它的来历,更感叹革命时期不易的纯真爱情。这一小发现让大家都异常兴奋,纷纷赞赏罗老的敬业态度。

浏阳是我的故乡,文物普查也有浏阳一站,我自然尽地主之谊地向大家介绍家乡。当我们到了浏阳市档案馆,看到馆长拿出近两百枚抗战时期印章和胸针以及大量武器时都很惊讶,一是为如此大的文物数量,二是为这不小的工作量。此时,罗老说要将印章盖到白纸上将印章与字样一同拍摄,于是包括档案馆馆长与浏阳市博物馆负责人在内的一行人开始裁纸、盖章、编号,好不忙活。我在搬运文物到拍摄地的路上来回无数次,摆好拍完之后送回原地再拿下一件。年纪轻轻的我都感觉疲惫,年近古稀、一直站立拍照的罗老却 咔嚓 不停歇,偶尔坐下休息片刻,喝口茶,再继续拍摄。考虑到行程问题,我们建议只需拍摄正面即可,罗老不认同,他说既然做了就要一次做到位,按照国家文物局规定每个面都要拍,不能草草了事。这让我们感到羞愧,老人家尚且不畏辛苦,我们年轻人又怎能叫苦叫累?于是大家加班加点整整三天,将档案局所有文物一一全面拍摄完毕。

此次认定工作中充当临时拍摄助手的我,从初期连背景布架都不知如何拼接,到后期已能熟练拼拆收检,扛着架子走遍长沙大小街巷和角落;从歪歪斜斜地摆放书籍,到如执行程序般将封面、封底、书脊、目录、笔记等流畅快速展现给镜头;从站一个小时就觉累,到站一天也不成问题。这都是罗老教给我的专业精神,也正是我们浮躁的年轻一代缺乏的品质,令我受益匪浅。

当我们坐在小车上穿梭于长沙的高楼之间时,周馆长和罗老两位地道的老长沙总在回忆,过去这里曾是一个什么地方,有那些大人物,发生过怎样的大事件。即使在飞驰的路上,罗老手中的快门也从未停止。星城日新月异,镜头永存记忆。长辈们不顾路途辛遥,退休了也发挥余热,积极参与文物事业,令人敬佩。在这样敬业的职业精神带领与督促下,我们的文物工作定将得到大力发展与进步。

中国文物信息高游

我国船舶工业迈向高大上
蛇口集装箱码头新开日本-台湾-越南航线
新片《暴走神探》将上映 周冬雨塑造清纯盲歌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