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飞来飞去的绿豆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1:17:28 编辑:笔名

“凌微,走,我们去看足球比赛。”  “不去,我不喜欢。”  “走吧,爱国者队对八国联军队。”  “不去,我去上网。”  冷静有些急,指着鄢凌微的大眼睛说:“上网,瞧,你的明眸都快成浊目了。”  “还啄木鸟呢!”  冷静和鄢凌微打嘴仗,一向处在下风,冷静急中生智:“今天维修电路,下午停电,上不了网,跟我走吧。”  “那我回寝室睡觉。”  “哎呀,一个人多可怜,走吧!周游今天踢前锋,我们给他加油去!”  鄢凌微刚好找到台阶,顺势就下了,微微一笑:“早提周游,我早就去了,不给你面子,还能不给周游面子。”  “你想气死我啊!”  “我知道周游是你梦中的白马。”  “什么白马、黑马,就你复杂。”  “对,我复杂,你单纯。”  “当然,我喝水只喝纯净水,喝牛奶只喝纯牛奶,所以我很单纯……”  “你是单纯,单恋的很纯粹,简称单纯。”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来到看台的前排坐下。  双方对员上场,八国联军是由外国学生组成的,绿色球衣,黑色球鞋,有几个黑人很滑稽,跑起步来,头向前探着。  鄢凌微笑着对冷静说:“你看那个7号,象不象只绿豆蝇。”  “你不要种族歧视啊,他可是八国联军队的队长,中国名叫王强,跟周游私交不错。”  “没看出来周游还有跨国友谊呢!”  “你敢保证你不谈一段跨国爱情。”  “看到他,我敢保证不谈。”  鄢凌微强打精神看着比赛,和冷静斗斗嘴,倒添了不少乐趣,她真不知台上这些学生有什么好兴奋的,特别冷静,那眼睛,就盯着周游,那眼神,充满了崇拜。冷静感觉到鄢凌微的异样目光。  “干吗那么看我。”  “没什么,我觉得你比球赛好看多了。”话音未落,鄢凌微感到一个不明物体向她飞来,她一闪头,扬手接住了,原来是周游射门,没想到偏了。这时王强跑过来,取球。鄢凌微把球扔给了王强,王强接住球,准备踢,但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眼鄢凌微,鄢凌微不仅打了个寒颤。  整场球赛踢下来,周游进两个球,王强却上演了帽子戏法,八国联军以三比二胜爱国者队。鄢凌微远远地看到周游在向王强挥拳头,而王强咧着大嘴,露着白牙,向看台上张望。    图书馆。  鄢凌微正在看书。  忽然前桌的男生转过头,“嗨!鄢凌微你好!”  鄢凌微一愣,是他,那个黑人王强。“你好,有什么事吗?”  “没有,只想认识一下,我叫王强,大家都叫我小强。”  “噢,知道了。”鄢凌微不咸不淡地答道。王强递给了鄢凌微一张纸条,走了。  鄢凌微个人资料:外貌,五官端正;身高,166.5cm;体重,52.5kg;性格,稳重有余,活泼不足。  鄢凌微看后把纸团成一团,扔了,起身欲走,顿了一下,拾起纸团。回到寑室把纸团扔给了冷静。  冷静边看边笑:“谁给你总结的?”  “就是那只绿豆蝇,还是只蟑螂,今天穿一身黑,更象一只苍蝇,恶心死了。”  “我看你们有戏。”冷静取笑道。  “老天,等到2500年后下下下个轮回吧!同样没戏。”    图书馆。  “你来了,我迟到了。”王强自顾自地解释道,并坐在鄢凌微的前座。鄢凌微莫明其妙地听着,心想,你到这有什么迟到和早到。  “喜欢听周杰伦的歌吗?”不等鄢凌微回答就压着嗓子唱了句“你发如雪,凄美了离别。”鄢凌微心想不看着他,只听声音,真会认为他是中国人。  “对了,你是要考研吧!报考哪个学校。”不等鄢凌微回答,他又接着滔滔不绝:“清华,要么北大,复旦也不错——”鄢凌微越听越头疼,就感觉有只绿豆蝇在飞来飞去,嗡嗡嗡嗡嗡嗡。  “我给你出个脑筋急转弯吧。”  王强以为今天只能唱独角戏了,不曾想鄢凌微竟开了金口,连忙点头如捣蒜,而后两手托腮做倾听状。  “红豆打了绿豆一拳,绿豆打了红豆两拳,你猜是什么害虫?”  王强不停地嘟囔着:“一拳两拳。”左手出拳,右手收拳,右手出拳,左手收拳,做拳击状。  “我还以为你真是中国通呢,好好想吧!”  王强说:“大脑出故障了,我好象要死了。”  “只要你敢死,我就敢埋!”鄢凌微扔下这句话走了,王强饶有兴趣地看着好象打了胜仗的鄢凌微。    “真难得竟能在街上碰见。”王强边说边兴奋地去搂鄢凌微的肩膀。鄢凌微只用了三招两式,就把高大的王强放倒在地上。  “你。”  “嘘!我老爸可是跆拳道教练,我,从小就练,黑带。”  “什么?”  “你知,我知,所以你以后见我规矩些。”王强若有所思地看着鄢凌微渐行渐远的背影。  王强还是照例跑图书馆,照例跟鄢凌微插科打诨。  “鄢凌微,我终于想通了你为什么叫凌微了,是不是出自金庸的《天龙八部》中的凌波微步。”  鄢凌微一惊,这个外国人还真不一般啊。    “周游,这几天怎么没见着鄢凌微呢?”  “小强,这几天我还没见着你呢!”  “别贫,跟你说真的呢!”  “听冷静说,她到浙大去看他青梅竹马的男朋友了。”  “什么,青梅竹马。”  “当然了,两小无猜!那男孩在浙大读研呢。”王强有些伤感。“小强该放你就放吧,大家心里都明白。”    “我的大小姐,是不是跟你的青梅竹马粘呢?”冷静问道。  电话那头的鄢凌微说:“哪有,他在准备毕业论文呢!”  “重色轻友,一通电话也不给我打!”  “不打电话,不代表不想念呀,我是怕打扰你啊!”  “就你会说,对了,你还记得那个王强吗?”  “当然记得。”  “你知道他的彩铃吗?”  “不知道。”  “拔一个电话137********听听吧!”  “这不是你的电话号?”  “我也改成这个彩铃了!”  鄢凌微望着手机上的“通话结束”,好奇地拔通了冷静的电话,传来彩铃:俗气的那件衣服是我漂亮的翅膀,温度和地方越来越适合我们的头脑发胖,我讨厌的玩意是我的营养,一声声巴掌在我眼前耳边不断呼响,这给生活带来节奏却不能使我想要躲藏,别亲吻我这让我羞心里惊慌,我在飞在被拍死飞往纱窗的路上。  “怎么样?”冷静接起电话问,“有个性吧!”  鄢凌微知道这个彩铃与个性无关,王强早已猜出了那个脑筋急转弯。  鄢凌微的心有些湿润。 共 259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囊炎的常见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哪家研究院治男科好
云南治癫痫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