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山水血色十字架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11:08 编辑:笔名

一  我的母亲死了。  有人告密说,我的父亲是一只吸血鬼,于是,在阿古拉斯的广场,人们架起了一堆干燥的柴火,他们把母亲捆绑在一个木制的十字架上,然后将她像稻草人一样立在柴堆里,泼上气味浓重的煤油。  一个面目狰狞的男人拿着一支火把,狂笑的将它丢到了母亲身上,顿时燃起了一团烈火,一切到了深夜,连同我的心只剩下余烬。  从那以后,我被剥夺了人权,像一只四处流浪的黑色的猫咪,蹲在人影幢幢的街头,一个可爱的女孩出于同情给了我一块面包,却被她父母狠狠的训斥了一顿。顽皮的小孩开始用石头砸我,大人们始终用凶神恶煞的眼神盯着我,他们视我如仇人。  漫长的黑夜再度袭来,我踉踉跄跄的走在乡野小道上,由于过度的饥饿,我昏倒在了泥泞的地上,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铺上,进入视线的是一个铁制的烛台和一张苍老的脸庞,我吓得一咕噜滚到了床后,身子紧紧地贴在冰凉的墙壁上,透过微弱的烛光我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朝我走来。  他是一位年迈的牧师,他和蔼的对我说,孩子,不要害怕,主会保佑你的。  我换上了一套猎装,戴着母亲遗留给我的十字架,看起来面目一新。牧师命仆人为我端上了一碗肉汤和一盘面包,他坐在长桌的对边看着我狼吞虎咽。  突然间,我放下咬了几口的面包,抬起头看着那位老牧师,他合拢双手正在向上帝祷告,过了一会儿,他突然一脸严肃的说,从此以后,你就是这座教堂的信徒之一。我听后愣了一下,过了许久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在这座古老的教堂里,我遇见了另一个信徒,她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有着纯净动人的颜容和一头金黄色的长发。她是一个孤儿,被好心的牧师收养。  砍柴劳作,诵经祈祷,我发觉自己的生命正被光芒笼罩,将会无比的幸福与快乐。可后来我才恍惚的认识到,现实是残酷的。  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那个点火烧死我母亲的男人,带着一帮人马闯入了教堂,他恐吓牧师将我交与他们处置,可年迈的牧师坚决不从,被残忍的杀害,我带着那个女孩仓皇出逃,他们把罪行强加在我身上,于是,我成了全国的通缉犯,亡命天涯。  二  阿古拉斯附近的小镇都有重兵把手,每一个出入口的石壁上都贴着两张画像,就是我和那个无辜的女孩,莫利亚。  在荒野中的一家驿站里,我和莫利亚各自穿着一件带帽的风衣,坐在一张圆桌旁,上边摆放着一盘坚果、一壶茶水和两盏杯,都纹丝未动。  过了好一会儿,我拿起水壶为莫利亚斟了一杯茶,她抬起了低埋着的头,两眼无神的看着我,我微微的笑了笑,轻轻的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就在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两个身佩利刃男人,我一眼看出他们是吸血鬼猎人。  淡绿色的液体在我掌中的茶杯里打转,我侧耳倾听着角落里那两个男人的谈话,他们在聊关于我们的话题,按他们的耳语,杀死我们共悬赏一千银币,活捉则悬赏一千金币,没想到我们两人竟然这么值钱。  过了许久,我带着莫利亚到柜台结账,老板娘一脸阴沉的说,你们是外乡人吧!我略过这个问题,从兜里掏出了一枚金币,想了想又多拿出了两枚,这时,她脸上顿时烟消云散,不再说一句话。  静静的,我带着莫利亚走出了驿站的大门,跑在漫漫无边的荒野上,阳光透过薄薄的云层,宛如朦胧的月光洒落大地。  我们两人一直在赶路,想一口气走出这个国家,到北方罕有人迹的森林中去。一路上,我不停地四处张望,凭借敏锐的视觉和灵敏的嗅觉,我可以看见十几公里外的人影,也可以闻见几公里外的气味。  在一个月圆之夜,我们来到了荒野的边界,一旦我们走出了这里就会脱离人类文明进入吸血鬼的所在的东之领域,我们不敢往西走,因为那边是这个国家定都之地,有如千重山的关检和密如罗网搜查。  正当我们决绝的走向东之领域,一行人突然出现在面前,死死地挡住了去路,他们身上飘出一阵麝香的气味,这是对吸血鬼的一道防御,看来他们正是吸血鬼猎人。  你们两人来这里做什么?领头的猎人大声质问。我们两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一句话也没有说。他看我们一直没有回答便走过来,一遍又一遍的打量,接着他奋力掀开我的帽子,大笑着说,原来是悬赏犯,兄弟们,快过来将他们拿下。  我们两人背靠背,奋力地抵抗不断抓过来的手掌,可他们却将我们分开;三人冲过来抓捕我,另外两人生擒莫利亚,将她的双手押在后背上。我想过去救出莫利亚,可那三人使劲地将我拽住,慌乱中,有人扯断了我胸前的十字架吊坠,突然我感到一阵难以压抑的热血涌向我身体的各个部位,一时间,我力大无穷,轻易地将那三人抛向空中,然后冲过去救下莫利亚。  猎人身上都配有专用于对付吸血鬼的枪械,我不能同他们久战,唯有捡起地上的血色十字架,抱着莫利亚跑向东之领域的入口。一路狂奔下来,我体内的血液近乎沸腾,渐渐地,我意识到这支十字架对我的重要性,虽然不愿承认,但我体内真的流淌着的吸血鬼的血,如果得不到十字架的压制,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三  东之领域里,到处都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有巨大如山的古墓,破败不堪的远古遗迹,茂密的矮草丛,参天的古木和一些形似人影的鬼树,在这种阴森可怖的氛围中,就连地上一个突起的布满青苔的石块都会让人误以为是哪种致命生物。  轻轻地,我将怀里的莫利亚放下,她抓着我的衣角,一脸苍白的四顾,她此时该有多么害怕,不过庆幸的是,那几个猎人已经被远远地甩在了身后,他们不敢贸然进入这个领域。  咕噜——我们两人都饥肠辘辘,可现在正值午夜,不能轻举妄动。吸血鬼是夜行生物,它们的夜视力比人类好上百倍,但它们害怕日光,所以等到太阳升起来我们就安全了。  在稀疏的月光中,我们两人找了一棵被蛀空的古木,躲在里边度夜。在月亮西沉的过程中,我不断地听见外边的动静,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悄悄的接近,矮草丛被轻轻的拨开,掉落地上的枝杈不断的被踩断……  呼哧呼哧——莫利亚也听到了外头的声响,她不停地发抖,呼吸声变得急促,我在想,如果此时只有她一人,那么她该怎么办?,我决心保护她。于是,我将她留在古木中,自己一人到外头看个究竟。   借着微弱的月光,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周围的环境,我分明闻见了一个刺鼻的味道,它正散布在空气中并不断地朝我这边飘来,过了一会儿,我看见一个身影兀然出现在我面前,云层移开后,月光洒在它的脸上,还原出一张端庄无比的脸庞,吸血鬼?!  哟,你也出来活动!它突然对我说,刚才我好像嗅到一股人类的气味,你是不是正在享用鲜血,能不能让我分一杯羹呢?我听后怔了一下,顺着他的思路接话,当然……不行!!  哎呀,近人族那边增加了不少兵力,想弄到一个猎物都不容易,还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要攻过来呢。它用手抚着额头,拨开白色的刘海露出两只发光的绯红色的眼睛。  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告辞了。它看我缄默不语便在一声哀叹中离去,消失得无影无踪。我静静地站在原地,心跳加速到了极点。我在想,它竟然把我当成一只吸血鬼,还跟我漫不经心地聊天,难道我……  你怎么了?突然耳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我犹豫着回过头去,莫利亚就站在古木边。啊!!她一见到我便吓得瘫在了地上。  苍白的月光洒落在我的脸庞上,此时此刻,我的双眸散发出淡淡的红光。  看着她一脸恐惧地尖叫,我鼻根发酸突然间无力地跪在地上,泪流满面。  过了许久,莫利亚平静地走过来,抚摸我银色的头发,我早已欲哭无泪,想说出真相,想说自己就是吸血鬼的儿子,可她却用指尖放于我唇上阻止了我,她说这已经不重要了,她愿意一直陪在我身边,直到永远。  四  月亮完全西沉,太阳慢慢地升起,我在冥冥之中知道自己不再是人类,对日光有了些许畏惧,我的身体渐渐变得虚弱无力,莫利亚扶着我缓慢的向前行进。  在一片开阔的高地上,阳光笔直地照射在灌木丛里,这儿有一种名为狼耳的果实,它外形酷似狼的耳朵,虽然其貌不扬但却可以放心食用,而且它在这里生长得非常旺盛,因为吸血鬼从不吃果子。  迅速地补充了体力,我们继续赶路,可进展还是十分缓慢,走了大半天还没有离开这个鬼地方,正当我感觉越来越吃力的时候,身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一些动静,这……不应该是吸血鬼制造出来的,莫非是猎人?!  我将信将疑,希望那只是某只爱捣蛋的动物引起的,不管怎样,我们都必须赶快离开,在这种状态下遇见猎人无异于雪上加霜。  我把手臂从莫利亚脖子上挪开,带着她绕着路走,但愿可以远离危险。  走了很远的路,我再也听不见身后有任何的动静。莫利亚也累了,于是,在一块类似假山的巨石后边,我和莫利亚背靠背坐下,她留心察看周遭的情况,而我凭借依旧敏锐的听觉探知远处的风吹草动,我的视力下降了许多,嗅觉也因阳光的干扰变得迟钝,但不能放松警惕。  渐渐的,四下里的宁静让我回想起过去的事情,我深深地责备自己,如果当初没有留在教堂里,老牧师就不会被杀死,莫利亚也不用跟着我受苦受累,但事已至此,我能做的就是尽快带莫利亚到北之领域去,那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安宁之地。  休息了一会后,我们起身继续前进,当我们绕过一棵倒下的古木,穿过一片矮树丛,前方豁然出现了一片原野,一望无尽的草地像破浪一样在风中摇曳,一股清新的香味扑鼻而来,但那里毫无遮蔽,猛烈的日光仿佛能将我融化。  穿过这片草地,应该就到了吸血鬼家族的聚居之地——幽暗之森,在那个只有黑夜的地方,我有足够的力量可以保护莫利亚,因此,尽管前路荆棘弥漫,我还是充满希望。  等晌午过后,日光渐弱,我就带着莫利亚穿越这片草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太阳渐渐西斜,正当我们准备动身的时候,一个身影从天而降落到了前方的草地里,我和莫利亚都吓了一跳,退回了矮树丛中静观其变。  过了一会儿,那个身影慢慢的站了起来,透过枝叶的间隙,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在它的脸庞上弥漫着濒死的绝望与恐惧,它就是我之前遇见吸血鬼,怎么是这幅模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砰——随着一声枪响,那只吸血鬼倒在草地里,一动不动。  它已经死了。  五  在那声枪响中,莫利亚并没有尖叫,她已经见识过了这样的场面,在阿古拉斯的教堂里,老牧师就是被人开枪打死的。那个场面一直在我脑海里浮现,挥之不去。  夕阳西下,我和莫利亚在矮树丛中等待了许久,外边安静的可怕,我们一直都不敢有所行动,生怕走错一步全盘皆输,就在这时,有几个人影出现在了前方的草地上。  你们就别躲了,乖乖的出来受死吧!一个熟悉的嗓音传入我耳中,这……竟然是那个男人的声音,他怎么会在这里?在他身边还有五个人,他们……是那天晚上的猎人。  你们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么?那个令人憎恨的声音继续说道,从你们离开驿站开始,我就知道了你们的动向,可我万万没想到你们竟然有本事跑这么远,想回到幽暗之森,寻求庇护么?  他是在试探我们,想让我们露出马脚好一网打尽。我不会让这家伙称心如意,只要夜幕降临,我就将力大无穷,到时候若是无法悄悄地逃离,我也能在黑夜的掩护下与他们势均力敌的对决。  砰砰砰!!!突然间,他们六人一齐开枪扫射,矮树丛的枝叶应声而纷飞,火舌不断地向我们这边逼近,我只好带着莫利亚躲到巨石后边,若他们进来搜查,我们就乘机绕过巨石穿越草地,可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那个男人命身边的三个猎人进入矮树丛搜查,自己跟另外两人在草地中把守,绝不留退路。  我握紧莫利亚的手万般无奈的躲在巨石后边,而此时那三个猎人分别从三个方向搜来,正蹑手蹑脚地逼近,我们紧贴着巨石绕圈试图躲开他们的视线,可还是被发现了。  站住,别跑!  不跑才怪!  我拉着莫利亚的手和她一起沿着矮树丛穿行了一段距离,然后跑进草地不断地往深处奔去。  我不知道自己跟那个男人有何深仇大恨,为何他要如此苦苦相逼?不经意间,我的脚绊在了一丛草根上,身子不由自主地倒下,还连累莫利亚跟我一起栽倒。  看你们还往哪里跑!那个可恨的嗓音在我们上方盘旋,他命那五个猎人将我们捆绑起来带走,眼看着他们抓起莫利亚的手,我使劲地拽下了胸前的十字架,身上的血液又开始剧烈地蹿动,我原以为自己又将得到不可思议的力量,可我太虚弱了,承受不了这样剧烈的脉动,昏倒在了地上,在我完全失去意识之前,我隐约听见不远处传来了动静……  六  伊斯拉,伊斯拉——这是谁的叫唤声?  我艰难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座古堡里,外边是浓厚的夜色,屋内点起了几盏烛灯。莫利亚就坐在我的身边,她轻轻的告诉我,父亲带着一帮吸血鬼将我们救走,现在他正在大厅和吸血鬼家族的长老们商议战事。 共 706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慢性细菌性前列腺炎是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治癫痫病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