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逆战仙魔 第一百八十六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发布时间:2020-01-18 03:07:51 编辑:笔名

逆战仙魔 第一百八十六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天高云淡,朗朗乾坤,蓦地响起一道霹雳,一如矮胖子张三爷等人在萧家全军覆没的消息,震撼众人的心弦。【风云阅读.】

永安郡上下震动。到处都是三五成群的人影在谈论这件事情,皆在猜测,发生了什么?濒临灭亡的萧家,又是冒出了哪路强者。

“一定是你对吗?萧振东?”永安郡某处,一座豪华的宅府之中,一位少女喃喃。

那少女年芳十六左右,柳黛眉,丹凤眼,下巴微尖,正是曹雪月。

永安郡有三大家族,司空家族、拓跋家族以及曹家,主宰着永安郡的沉浮。

曹雪月便是曹家的千金。

她凝神,轻声自语:“一身白衣,还是个少年,不是你还能有谁?原来你竟是萧家中人。不过,萧家何时多出了你这么一号人物?”

“不行,一定要弄清楚!”曹雪月心道,寻思片刻,突然对着喊道:“影子。”

“属下在!”

“不惜一切代价查清楚萧家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重点关注一下一位白衣少年。”

“得令。”

“真让人期待啊。”曹雪月自语,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兴奋。

与此同时,司空家族,司空洋的书房内,两位中年男子相对而坐。

此二人,便是永安郡三大家族之二中,司空家族的家主司空洋和拓跋家的家主拓跋睿。可以说,只要他们跺一跺脚,永安郡都要震上三震。

然而此时,他们的眉头却微微皱起,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会是他吗?”司空洋问道。

“不确定。不过如果真如传言那样,一招溃败张家众人和萧家叛徒,那么这人即使不是萧布衣,也绝对可怕,是个劲敌。”拓跋睿道,声音有些低沉。

“如此说来我倒宁愿他是萧布衣了。”司空洋道。

“此话何解?愿闻高见。”拓跋睿疑惑问道。

“如果这人是萧布衣,我们需要面对的就只是一个敌人,虽然这个敌人有些可怕。但如果这人不是萧布衣,我们就多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敌人,再加上一个生死未知的萧布衣,前路堪忧啊。”司空洋幽幽道来。

“司空兄未免过度担忧了?萧布衣应该死了,毕竟有那位大人出手,萧布衣怎能幸免?要知道,那位大人和我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世界的人。”拓跋睿道。

“我也希望如此,但是我现在越来越有预感,萧布衣还没死,不但没死,还活得比谁都好。”司空洋道,两眼神光湛湛。

“可是”

“没有可是!”司空洋打断拓跋睿道,“那位大人最后也没出现过不是吗?”

一阵沉默。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

只听一个声音说道:“张家主,你不能进去,我家老爷正在会客。吩咐过了,会客期间,谁也不能打搅,所以你还是在外面等等吧。”

“肖管事,你让开,今天我一定要见到司空家主!我张家都成这样了,他司空洋就这样不管?是何道理?”另一个明显带有怒气的声音响起,显然属于肖管事所叫的张家主。

“不行,张家主,你不能进去,请不要让小的为难。”肖管事道。

“让开!”

“不让!”

“让开!”

“不”

“肖管事,让张家主进来吧,在外面大吵大闹的成何体统。”司空洋对着门外说道。

“是,老爷!张家主,老爷吩咐了,你进去吧,小的就不打扰你们了。”肖管事道。

他口中的张家主,正是矮胖子张三爷所在的张家家主,张猛。

张猛推开门,看到面对面坐着的司空洋和拓跋睿,一愣,心道:“原来肖管事没有骗我,我还道是司空洋故意找借口躲着我呢。”当下对司空洋的怨气稍微淡了点。

张猛快步上前去,抱拳说道:“张猛见过司空家主,拓跋家主,请二位大人一定要替我做主!”

司空洋道:“张猛来了,随意坐吧,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谈,大吵大闹可解决不了问题。”说完示意张猛坐到他们旁边。

待张猛坐下后,司空洋接着道:“培生啊,你的来意我基本能猜到,说实话,我也为你感到难过。不过萧家突然出现这么个高手,这实在是突发状况,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我和拓跋家主刚刚也是在讨论这件事。”

张猛见司空洋的语气极为诚恳,不像在做假,当下怨气少了大半。

是啊,这确实不能怪司空洋。当时去犯萧家的时候,司空洋已经给过承诺,只要张家能够拿下萧家,他们只要在萧家找一样东西,其他萧家的一切产业都归属张家。

这绝对是块大蛋糕,由不得张猛不心动。

当下张猛只得无奈地问道:“那敢问二位家主,你们商量出结果了吗?”

司空洋道:“还没有,此人就像是横空出现,此前从未见过。”

一阵沉默,三人都有些心事重重。

半晌过后,拓跋睿提议道:“这样吧,二位家主,反正也商量不出什么结果,不如我们三人今晚夜探萧府一番如何?”

“这主意不错,就这样干了,我到要看看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司空洋道。

“好,就依拓跋家主所言。”张猛也答应道。

时光流逝,夜幕来临,眨眼便是三更。

窗外突然飘起茫茫的大雾,任狂风大作,经久不散。枯叶乱飘,池塘内落满了枯叶,昔日充满生气的庭院,在这大晚上居然看起来有些残败。

萧齐天施施然地走到窗前,看着这迷雾弥漫,狂风落叶的景象,心里不禁泛起了些许感慨:黎明前的一段时间,永远是最黑暗的。

突然,他的双耳微微竖起,眼中精光闪现,喃喃自语道:“等你们好久了,再不来我就要去见周公了。”

而在萧齐天喃喃的瞬间,那漫漫浓雾中,忽然出现了三道人影。皆一身黑色夜行服,脸带黑巾,甚至连鞋袜也是黑色的,如同那来自地府的幽灵。

三人箭步如飞,身法奇快,几个起落借力,从远方凌空袭来,轻飘飘的落在了萧府的房顶上。这一手身法着实了得。

他们聚集在一起,一阵细声讨论,只见一人东指西指,其他二人跟着点头,半晌过后,三人就要分头行动,想来已经商量好了。

这时,一道声音突兀地在他们耳中响起:“三位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分开?不如一起坐下来喝杯酒如何?省得别人说我这个主人招待不周,怠慢了客人,虽然这几个客人有点意图不轨。”

那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飘忽不定。

屋顶上三人这一惊可非同小可,皆身影匍匐,生怕被别人发现。

他们环顾四周,寻找那声音的主人,然后片刻之后,竟没有任何发现,不由心生疑惑,面面相觑。

“不用找了,我就在你们脚下,进来一起喝几杯如何?门没锁。”只听那个声音再次开口说道。

屋顶上的三人对视一眼,眼中齐齐闪过一丝凛然,只听一人道:“司空家主,怎么办?”原来这三人就是打算夜探萧家的司空洋、拓跋睿以及张猛。

司空洋寻思片刻,道:“既来之,则安之。我倒要看看什么人敢如此托大,在我们三人面前装神弄鬼。”

“好,就依司空家主。”另外两人齐声道。

话音方落,三人起身跃下,推开门,全身戒备地往里走。

便在此时,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欢迎光临寒舍,三位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其实我等你们已经很久了。”

司空洋三人定睛一看,只见一人端坐酒桌前,酒桌上放着一壶酒,四个酒杯,酒桌前不多不少的还放着三张椅子,显然是为他们三人准备的。

那人一身白衣,头发有些凌乱,一张平淡无奇的脸,看不出真假。

白衣自然是萧齐天。打从他白天杀了张家众人之后,他便知道今晚不会平静。

司空洋三人戒备向前。司空洋开口道:“阁下是谁?如何知道我们要来?”

萧齐天道:“三位请坐,来者是客,先喝一杯如何?这可是上等的百果酒,乃采集百果,浸于清酒中,经九九八十一天酿造而成,酒香纯粹,酒味更是浓烈,世所难寻。”

说完萧齐天给自己跟前的四个酒杯里斟满酒,果然酒香扑鼻,甚是诱人。

萧齐天捧起一杯,向三人举了举,一饮而尽,尔后看向三人,示意他们喝酒。

然而此时,司空洋三人又哪有什么心情饮酒?皆不为所动,目不转睛地盯着萧齐天。

“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吗?哼!”萧齐天冷哼。

(未完待续。)

...

北京市丰台区南苑医院预约挂号
安流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宁波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银川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