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极品武道 第七十五章 变故

发布时间:2020-01-17 20:50:55 编辑:笔名

极品武道 第七十五章 变故

“至尊虚道?那是什么来的?”

况辰撇了撇嘴,蹩了一眼那浅绿身影,该不会是拿来安抚人心来着吧?

玄空灵淡淡的瞥了一眼她,倒也并不介意他那几分真意几分假情的笑容,那有点气急败坏的问题,亦都没有作答。

而是收回目光,优雅的悬空盘腿而坐,其脚下那一道光门之影升起一道绿影光罩,将她整个身体紧紧包住。

“嘿!真他娘的失败!”

望着这一幕,况辰忍不住低骂一声,辛辛苦苦来到这墓府三层的小石屋,最后却是毛都没捞到一根,与前两层的收获丰富相比,简直天差地别,

不过,骂归骂,况辰可不敢出手偷袭她,从那道绿影光罩透出那若有若无的精神力,显然是在时刻防备着他,令得况辰恨得牙牙痒。

旋即,况辰并没有过多理会她,目光则是再度来回扫视一下石室,看看有无漏之宝,既然都来到了,那怎么说都搜刮一下吧。

随后况辰在整间石室游荡起来,在见得除了几张冷板凳之后,再无其它之物,嘴角忍不住抽搐一下,最后叹息一声,目光停顿在了地上那道盘坐的骨骸,行个礼吧。

“这位前辈,也算是拿了你不少好东西,晚辈在这里凑合着向您行行礼了。”望着地上盘坐的骨骸,况辰低头叹息,弯身一拜。

嗯?

就在况辰刚准备抬起头,眼神不经意撇了一眼地面,随即眉头皱了皱,只见骨骸身侧,那坚硬的地面铭刻着寥寥几行极小的字。

况辰心头疑惑,眯了咩眼,身形急忙凑近一下,黑的眸子盯着那几行字。

“吾之平生以虚入道,当年历练得一冥狐,凝结尊道将晋玄尊,冥狐反主,故吾之所留,须将冥狐精魄驱除,否则必噬之。”

短短几行字,看得况辰心头一愣,沉侵好半响方才明白其中意思,旋即似是想到什么,偏头望着那道浅绿身影,他的脸庞,顿时变得极其精彩与有些古怪起来。

这里所说的尊道,况辰并不清楚是什么意思,不过恐怕便是玄空灵口中所谓的至尊虚道吧。

但是,那个冥狐精魄况辰还是知道一二,这里说得精魄,不外乎就是魔兽精魄。

看这情形似是冥狐在墓府主人即将晋入玄至尊之时,他的灵兽反噬其主,最后陨落,而墓府主人恐怕是最后都未能抹杀那头灵兽的精魄,故而留此一言。

看着那几行细小字迹,况辰知道,这墓府主人肯定是故意的,谁会没事来注意这坚硬冷冰的地面,更别说那小的可怜的字眼。

以旁边这道眼高于天的浅绿身影,不屑一顾的神情,要是她能注意到的话,那还真的是出奇了。

以半步玄至尊都解决不了兽魄,面前这位浅绿女子恐怕也有点勉强吧。

现在的况辰可妄管那么多,准备作冷眼旁观之势,但是眼神撇了又撇几眼那道优雅安静盘坐的身影,见得她浑身没半点波动,不由得心头疑惑,这不会又是坑人来着吧?

嘭!

话音未落,一股凶横的元力波动自她身上炸裂而开,整个石室顿时震荡而起,那几张冷板凳被碾压成了粉末。

见状,况辰眼瞳缩了缩,果然!不过,这女人太恐怖了,而后忍不住退了两步,一有不妥,立马逃串而去。

喵?!

一道听起来令人头皮发麻的撕咬声响彻,顿时一道约莫百丈庞大的狐影在玄空灵身后浮现,可怕威压蔓延开来,令得况辰犹如深陷泥潭,背负重岳。

“找死!”

玄空灵似是也已察觉不妥,语气温怒,而后她手印一结,周身绿光大盛,一股股浓郁的元力波动泄露而出,显然她的体内正在与那兽魄作激烈的斗争。

望着那一幕,况辰咂了咂舌,好强悍的女子,竟然还能与那兽魄分庭对抗,看此情形,还略微的稍占上风。

看着她后背那疾速收缩的狐影,况辰知道恐怕她将那兽魄暂时的压制下来了。

不过,也只是暂时而已,以半步玄至尊那拥有着诸多强横的手段,最终都未能解决掉那个冥狐的精魄,可想而知,其的棘手程度是多么逆天。

而面前这浅绿身影虽说也是颇为强横,但怎么也都还比不上墓府主人,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对那个传承虚印如此感兴趣。

“好个阴险之主。”

光门之上,浅绿身影突然站立,脸色冰冷,而后素手一扬,一股强横的元力瞬间涌出,最后化为一个巨掌,重重的对着那副骨骸轰去。

嘭!

炸裂声扩散,那副骨骸受此重击,顿时被拍成粉尘,况辰眼瞳缩了缩,这女人果然不是什么善茬之辈,前瞬还刚取了人家的传承之印,下一霎便将人家轰得尸骨无存。

况辰这时候也是不动声色,此刻的那道浅绿身影显然是处于暴走的迹象,可不要此时凑个脸给去,给她一掌拍死。

玄空灵一掌拍碎地上那副骨骸后,身上的怒气也是发泄不少,不过,她的娇躯却是微微颤抖,因为她灵海处那道兽魄却是再度疯狂起来,仿若顷刻间便能突破镇压。

玄空灵清眸扫视一下四周,然后突然想起什么般,丹唇微启淡淡的笑了笑,而后将目光停顿在了况辰身上。

见得他眼光扫荡而来,况辰暗叫遭,不待她开口,抢先道:“空灵姑娘,在下实力微薄,帮不上什么大忙,我还是不宜久留,暂且告辞吧。”

话音一落,况辰身形射上石门,逃串而去。

玄空灵见状,顿时被气得乐了乐?该走时你不走,现在一看形势不对,却是狐狸般而逃。

旋即,她袖袍挥了挥,一股凶悍的元力波动涌上石门,而后那道石门缓缓的自动关了起来。

况辰最终还是没能逃出去,旋即他回过头来,胆颤心惊道:“你想干嘛?”面前这女子该不会是想让他做个替死鬼吧?

“你是不是早已知道这传承虚印有问题?”玄空灵清眸微微冰冷,直直的逼视他,浑身强烈的威压袭上况辰。

“骨骸旁边地面写得一清二楚,你难道没注意看么?我也是在你收了传承虚印方才发现。”

况辰感觉那四面八方涌来的压迫感,顿时犹如身背万丈巨峰,浑身丝毫动弹不得,眼神微微惊恐看着玄空灵。

况辰连忙撇清,他清楚知道,现在的玄空灵可不像原先那么好说话,一个不慎,自己恐怕受不了她一巴掌,便已陨落。

玄空灵闻言,绝美的脸颊微微变幻,她自是没有留意地面上的几行字迹,不然的话,也不会弄得她体内如此狼藉。

“况公子。”

就在玄空灵脸颊变幻时,她那修长的柔躯颤抖加剧,显然那兽魄对她的波及愈发强盛,而其冰冷的声线,却是突然变得柔和下来。

“干什么!”况辰淡淡道,听到她那柔声柔气的声音,换做旁人或许颜眉喜色,骨头都酥了,不过他却是立马察觉不妥,极其警惕起来。

“想送你一场造化,不知下愿不愿意接受?”玄空灵轻声柔色道。

“不需要。”况辰一口否决,现在的他,似是已然知道玄空灵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她口中所说的造化,恐怕便是连那半步玄至尊都解决不了冥狐兽魄。

“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险中求富贵,而且,这里发生的情况你也知晓,我可以告诉你,那一头冥狐在那灵兽榜可是排名第十五的存在,可想而知,要是你炼化了它的兽魄以后它对你的帮助是多大。”玄空灵再度柔声道。

“还是留给你自己吧,家师已然准备好了一头神兽的兽魄,就待我回去融合。”

况辰淡淡道,不过他心头还是吸了吸口气,竟然是灵兽榜上排名如此靠前的灵兽,怪不得如此棘手。

不过,他可不想为了这个莫名的造化,连自己的这条小命都丢了,那可是连半步玄至尊都解决不了难题。

闻言,玄空灵绝美的脸颊疾速变幻,刚才还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样,转瞬间已然冰冷下来,显然也是给况辰气得怒极。

“只不过此刻可能由不得了。”

玄空灵清眸闪过一丝狠辣,话音烙下,她手印一结,一股恐怖的元力波动弥漫,而后她脸庞涨红几分,显然是在体内将那兽魄剥离下来。

“你!”况辰眼瞳一寒,此女好心狠的手段,果真如他想的那样,先将兽魄寄于他体内,而后再慢慢收拾它,说得好听点是送场造化,说得难听点是帮个忙,再说得难听点就是找个替死鬼。

走!

万分紧急下,况辰手印一动,全身元力炸裂而开,顿时将她扩散而来的威压全都驱散而去,要是此时再不走,等她将那冥狐的兽魄剥离下来射入自己脑海,那绝对是自己的陨落之时。

嘭!

气爆声响彻,没有丝毫犹豫,一出手便是风囚遁,顿时况辰步伐一掠,霎时间便是出现在是石门口,元力缠绕间,整个人撞上石门,准备一举破门而出。

嘭!

就在况辰刚撞上紧闭的石门上那霎那,一道光门突兀的出现在了石门表面,而后况辰身形重重的撞在了那道奇异的光门上,犹如撞到铁板一般,咚的一声,整个人被反震得踉跄倒退几步。

“迟了,况公子。”

话音落下,况辰见得玄空灵清眸盯着他,露出了那令天地黯然的微笑,而后屈指一弹,一缕极端恐怖的元力包裹着一道血红的光团对着他眉心袭来。

那速度转瞬即到,血红光团瞬息间便是没入了况辰的眉心,直达他的脑海。

啊!你她娘的。

郴州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辽阳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河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治疗白癜风医院宁波哪家好
宁夏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友情链接